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怒剑封天 第三十章 黄裤裆

发布时间:2020-02-14 20:21:52

怒剑封天 第三十章 黄裤裆

俗话说,坐吃金山空,家有二千,每日二钱,全无生计,用得几年?

就靠三人手上那几十两银子,够干啥?无痛无灾倒也就罢了,万一修炼不对,或者受伤意外,那一次性可就不是几两银子的事情了。

虽说有炼丹无敌的鼓魂,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将军难打无兵之仗,没有药材供给,他拿什么炼丹?

如今一个人变成了三个人,偏偏就像背着孩子推磨,添人不添劲,都无生财之道。

不过眼下这些问题暂时先可以抛开不顾,他需要抓紧修炼几日,至少在七月半的时候面对数十万阴魂,有更大的把握。

然而有时候计划赶不上变化,到了第二天早上,麻烦就来了……

第二天早上,谭笑被动的吸收天元气结束之后,走出屋门,正准备来到院子中演武修炼一番,大门却被人拍得山响。

谭笑打开门一看

,却是昨晚楼店务的人。

“这位公……师父…”来人本想说‘这位公子’的,可一看谭笑那如同刚刚还俗的和尚一样的头发,改口叫了声师父,“这个院子,我不能租给你们了!”

“啊?为什么?”梦流星正好从屋中出来,一听之下,顿时大叫起来。

“这个…”主事有些尴尬,搓了搓手,讪讪说道:“这院子是朝廷的,上面传话,说有一位隐退的朝中大员要居住,因此不得已……”

“你说谎!”谭笑冷冷一笑,一看这人的模样,若是真的有隐退的朝中大员居住,此人根本就不会是这种表情,而是底气十足的直接吩咐。

“说…说谎?哪有,此事千真万确……”

“我看是别人给了你好处,你才要结束租约的吧?”谭笑盯着这名主事,“你好大的胆子,朝廷明文规定,普通县城任何国有住房租赁,必须是每月二百文的价钱,如今你居然私自捞油水,难道你想去座大牢不成?”

“哎哟我的小师父唉,我一个小小的楼店务主事,你就饶了我吧,我也是迫不得已啊!而且你们搬走,也是为你们好啊,这样吧,我不但返还你们的租金,还给你们全额的违约金如何?”主事被揭穿,顿时急了。

“那你说吧,究竟是谁要租这院子?”若是之前,谭笑或许还会真的不租了,比起私人的住房贵不说,里面的陈设更是极为简陋,但如今发现这院子僻静,正好是修炼的好地方,谭笑却是不想放手了。

“这…”

主事有些犹豫,还没说出口,便听得门外一个傲慢的声音传来:“孙主事,怎么还没交接完毕,我们要搬东西了!”

随后一个人便走了进来。

“是你?”

谭笑二人齐齐一愣,这人不是逆鳞镇的镇长钱有途吗?

“哈哈,原来是你们俩啊,谭笑啊,这院子我买了,你们就搬出去吧,县城外有几个破烂村子,那里屋子便宜的很,你说你们两租着城里的院子,却跑出去乞讨,那像个什么话嘛,影响县城市容对吧!”

钱有途哈哈大笑,一招手,门外顿时有几名壮汉抬着家具摆设走了进来。

“慢,钱镇长,你要买这院子,也要等我们租期到了再来,现在我们刚住进来,你就要我们搬走,这可不符合朝廷规矩啊!”谭笑忽然想起了这钱有途在矿区分配队伍时候的事情,他不知道是自己三人好欺负,还是其他原因,这才让这个钱有途将他们三人分在了开采一组。

钱有途眉头一皱,白了眼谭笑,哼道:“谭笑,不要给脸不要脸,孙主事给你们退回租金而且全额违约金都给你们了,小子,听我的话,见好就收,全额违约金至少十两银子,一日只吃一顿,一顿两文钱,够你们这些穷棒子吃好几年的饭了。知足吧,就算你们一天吃三顿,那也够五年了,五年啊!”

“笑笑,要不…咱们搬吧,私人租房还更便宜呢!”

闻风而出的石步杀也皱眉道:“算了,咱们搬吧!”

谭笑脸色冰冷,若是钱有途不说这些话,双方商量妥当,他说不定还真的就搬走了,但钱有途这番话说出来,他的牛脾气顿时上来了,他还铁了心不搬了!

正要说话,门外忽然传来一个公鸭子似的声音:“家什怎么还在外面啊,孙喜旺呢?怎么办事的,还没弄整齐吗?”

骤闻这个声音,石步杀脸色一变,呼吸也瞬间急促起来。

谭笑眉头一皱,看向门口,只见来人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尖嘴猴腮,眼珠暴突,但眼窝却黝黑深陷,整个人瘦骨嶙峋,乍看之下,活像一只饿了十天八天的大老鼠。

“黄苦当!”梦流星惊呼一声。

谭笑瞳孔骤然一缩,黄苦当?此人就是差点要了石步杀命的黄苦当?

他略一回头,只见石步杀双目血红,全身轻颤,紧握着的拳头骨节发白,指甲深深嵌入手心,一滴滴鲜血顺着指缝流了出来,可见他心中的怒火已经飙升到了要爆发的边缘。

谭笑深吸一口气,拍拍石步杀的肩膀,示意他先不要慌。

正在这时,脑中忽然响起鼓魂的声音:“骨龄老化,骨髓坏死,半年之内,必死!”

谭笑心中一动,连忙问道:“你是说这黄裤裆?你能治?”

鼓魂哼了一声,满是不屑,但却不答,那意思,显然就是说‘废话’!

谭笑心中忽然就畅快起来。

“大哥,原来你说的是真的,这贱民真的没死耶!”黄裤裆此刻也看到了石步杀,诧异的说了一句,忽然转头看向楼店务主事孙喜旺,大声喝道:“孙喜旺,你好大的胆子,居然将朝廷住房租给三个没有身份的乞丐,你信不信我顷刻间让你坐穿牢底?”

孙喜旺浑身一颤,忙道:“黄少且息怒,我这就让他们搬走。”

至于谭笑三人有没有身份鱼符,他当然知道有,可他不敢说啊,要是说这三人有身份鱼符,那岂不是打黄大少的脸么?在这小小的花蟒县,自己一个更加小小的楼店务主事,人家黄家大少爷要办他,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啊!

(求收藏,求推荐啊,榜单始终上不去……凄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