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绝世剑尊 第165章 血家的橄榄枝(求订阅)

发布时间:2019-09-26 01:53:10

绝世剑尊 第165章 血家的橄榄枝(求订阅)

所有人都在这一刻摒住了呼吸,眼眸中闪动着震撼的画面。<-.

“你,竟然杀我?”寒枫的生命力正在飞快地流逝,但他仿佛还不能接受这个现实。

“寒枫

绝世剑尊  第165章 血家的橄榄枝(求订阅)

,你贪图我朋友的美貌,硬抢不成,你又派手下深夜偷袭,害死无辜,极为阴险。死,是你罪有应得!”话音落下,徐寒手中长剑一颤,魔炎轰然绽放,将寒枫完全吞噬。瞬息之间,寒枫被烧成灰烬,随风消散。

众人心头猛地一颤,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原以为徐寒和寒枫的战斗会极为精彩胶着,没想到,寒枫不堪一击。

“徐,寒!!!”怒火,疯狂燃烧,怒气,冲天而起,贵宾席上,一道震怒的身影绽放着霸道绝伦的冰寒气息,天,仿佛都要被冻结,地,也立即被冻裂。

“怎么?坐不住了?”徐寒冷笑一声,黑炎长剑指向寒封天,“坐不住就上来吧。”

众人皆露出一脸惊诧,这种时候,徐寒竟然还挑衅寒封天?是他真有这个自信,还是不自量力?不管是哪一种,徐寒,狂得霸道,狂得潇洒。

“找死!”寒雪被杀,寒封天还忌惮血海之威一忍再忍,但寒枫是他最骄傲的儿子,是寒家未来的希望,徐寒竟然也杀,此刻,寒封天不管血海会不会出手阻止,他都要亲自将徐寒大卸八块。

砰!

寒封天的双腿从厚厚的冰霜之中拔出,一跃飞天,一道道刺入骨髓的寒气扑出,仿佛连徐寒周围的天地都要冰冻起来。

徐寒的身上浮现梦幻的光辉,冰蓝、火红、银白,三道虚幻巨剑夺剑飞出,带着锋锐的刺鸣,临至寒封天身前之时,三道虚幻巨剑合而为一,重叠相印,剑势,更强,剑威,更猛。

寒封天释放出来的冰霜之气迅速瓦解,湮灭,咔嚓之声不断传出,虚幻巨剑势如破竹,无可抵挡,狂霸地轰击在寒封天的胸口。

噗!

一道鲜艳无比的血箭划过苍穹,夺目非常,寒封天身形凌空倒飞,一派狼狈。

“寒,封,天!”这时,仇恨的火焰突兀地燃起,另一道身影跃至高空,凛冽的杀机锋利无比。

“夜辰!”寒封天的眼眸中闪过惊讶,随即脸色大变。

怨毒的目光中噙着畅快的笑意,一道狠毒的掌印烙在寒封天的后背。

两人顿在空中,带给人无限的震撼。

“夜辰,你敢偷袭我……”寒封天的脸色惨白无比,毫无血气。

“偷袭你又怎么样?当初若不是你偷袭我父亲,令他重伤致死,这王位,又怎么会被你寒家夺去,对付卑鄙之人,就该用卑鄙的手段,到地狱向我父亲道歉去吧!”夜辰眼眸暴出精芒,凶狠无比,“死!”掌心一震,寒封天的身躯也为之一颤,噗地一声,一口鲜血长喷而出,血雾倾洒而下,在阳光下显得极为闪耀。

寒封天眼眸黯然,无力地从高空坠落。

“父亲,孩儿,终于为您报仇了!”夜辰眼眶显出红润之色,身形缓缓落下。

轰!所有人的身子皆是一颤,仿佛就要窒息。震撼,太震撼了!他们震撼的是,寒封天亲自出手,却被徐寒一招轰飞,更震撼的是,夜辰趁寒封天被震退之际,从后背烙印下那死亡的一掌。最为震撼的是,寒家,没有被灭门,却与灭门无异。一天之内,三大天才死了俩个,剩下那一个,连遭羞辱,心境崩溃,今后难有成就。而寒家的族长寒封天,也继寒雪寒枫之后魂归命天。

没了这四个,寒家还有什么?一群乌合之众,一群扶不起的阿斗,还有一群碌碌无为的庸才。靠他们,想重新崛起?谁会相信。

片刻之后,一部分逐渐冷静下来,他们把目光往高台之上的王座投去,令他们震惊的是,国王血海亲眼目睹了这一幕,却毫不在意,没任何表示,那双眼眸,依旧慵懒无趣,仿佛提不起精神。

血洋也显得相当平静,表情没有什么波动。

血城三大家宗之一,曾经的王室,就这么陨落了,无论是国王还是将军,都无动于衷。这,走的是哪一着?

“今年的第一,没有悬念了,一定是徐寒。”

“是啊,连寒族长都打不过他,大比上还有谁会是他的对手?”

“血沧呢?他的实力也是深不见底。”

“血沧,他应该打不过寒族长吧。”

就在众説纷纭之时,血洋宣布了决战名单:“决战组,徐寒,血沧。另外,因为寒枫已死,血恩直接定在第三名。”

众人暗暗diǎn头,“是啊,寒枫死了,没有人能和血恩争第三之位,现在就看徐寒和血沧谁能争到第一了。”

血沧,看上去年纪不到三十岁,身材精瘦,眼眸锐利,让人感到有些惊悚的是,他的皮肤白得吓人,像死人的肤色,惨白惨白的。

此时,他的嘴角挂着笑容,诡异非常。徐寒与他相对而立,目光淡漠无比。

“你叫徐寒,是吗?”血沧率先开口,声音有些邪异。

“对。”徐寒淡淡回答。

“你的实力,很不错,相当不错。”血沧的目光中带着赞赏之意,“不如,你加入我们血家吧,我父亲一定会重用你,你的前途,一片光明。”

这是众人始终未及的进展,血沧,竟会向徐寒抛出橄榄枝。

“徐寒不是夜家请来的吗?他应该先接受了夜家的邀请吧?”

“良禽择木而栖,夜家早就不行了,现在血家才是第一家宗,又是王室,国王的实力更是无敌,徐寒选择血家,前途绝对一片光明。”

“是啊,我要是徐寒,我也会接受血家的邀请。在血家面前,夜家算得了什么?徐寒要成了血家的人,夜家人看到他还不得绕道走?”

谁料,徐寒却是摇头道:“不了,我没兴趣。”

血海,是桑娜的仇敌,也是他的仇敌,投靠血家,就等同于认贼作父。

血沧脸色有些不悦,眼眸中闪过一道怒意,“你可要考虑清楚,血家,是血色帝国的第一家宗,而且是王室,你拒绝我,就等于拒绝王令。”

人群心头一颤,拒绝王令,这可不是説着玩的。血沧,要拿王室,拿王令压徐寒吗?不过,徐寒敢挑衅寒封天,肯定没这么容易屈服。

果不其然,徐寒仍旧不为所动,淡然摇头:“我不管王室还是王令,我不喜欢,就拒绝。”

这时,人群之中,竟有人忍不住为徐寒喝彩。

“徐寒,真性情!”

“不喜欢,就拒绝。好耿直的话,但是,我喜欢。”

“连王室都敢拒绝,大丈夫,真汉子。”

这些不知来自何人的喝彩之声,让血沧的面子有些挂不住,露出一丝尴尬之色,他怒声喝道:“你确定,你要拒绝?!”

“你问再多遍,我也是同样的回答。”徐寒一diǎn也不怕,语气云淡风轻。

“好,很好!”血沧笑了,笑得阴冷,“你拒绝了我的邀请,后果是什么,你知道吗?”

“可以听一听。”反正他不赶时间,干耗着也无所谓。

“你的天赋,很高。要是换成哪一个废物来,我不会邀请他,也不会杀他。但你不同,你的天赋已经威胁到我,所以,别人可以活,你,必须死!”

“想我死的人,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不知多少人説过类似的话,要他死,要他命,如今徐寒都已经习惯了。

“不,我一定会是最后一个!”血沧眼睛微眯起来,精芒闪烁。

轰!

一股澎湃无比的风系灵气爆发出来,灵压,八级!

一道道惊愕的目光在空中交错,众人心底掀起滔天波澜,血沧,达到灵境八级了?

这不可能!众人在心底大吼,去年大比的时候,血沧是唯一一位灵境六级的选手,仅仅一年的时间,连跨两级?虽説灵宇也是一年跨两级,但意义完全不同。灵境四级升到灵境六级,和灵境六级升到灵境八级,根本不是同一个概念,不是同一个宇宙的理论。

徐寒的眼眸中也浮现惊讶之色,竟然是灵境八级。

“徐寒,现在你明白了吗?就算你能杀得了寒枫,能打得过寒封天,你一样不可能是我的对手,我们之间的差距,太大了。”血沧的嘴角挑起一丝弧度,享受着众人充满惊愕与崇拜的目光注视,“现在,我还可以再给你一个机会,你,要不要加入我们血家。”

徐寒神色冰寒,深邃的瞳孔之中尽显冷漠。众人不由地咽了口唾沫,一双双迷茫的眼眸注视着徐寒,期待着徐寒给出回复。

“不。”徐寒还是一口拒绝,没有丝毫犹豫,“我不可能投靠任何家宗。”

他不会忘记,自己是徐家人,也不会忘记,曾经有几个徐家人叛离家宗,投靠独孤家宗。

“那么,你选择受死咯?”血沧阴冷一笑,演武台上刮起一道道锋利无比的飓风,仿佛要把空间割裂。

人群不禁倒吸一口冷气,没想到,在绝对的实力和地位双胁迫之下,徐寒还是选择了拒绝。

漳州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漳州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漳州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漳州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漳州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