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品味活着的历史

发布时间:2019-08-15 13:50:53
品味“活着的历史” 海拔4200米的新疆军区康西瓦烈士陵园坐落在喀喇昆仑山脉的一座冰峰脚下,是全军海拔最高的国防教育基地,先后有105位英雄的高原边防军人长眠于此。 清明前夕,这里既看不到苍松翠柏,也难见鲜艳的花卉和来此祭奠、扫墓的人群。但从英雄纪念碑下那叠印在石板上的一串串足迹,可以看出先烈们并不孤独。每年新兵上边防站路过此地时,带队干部都要让车停下来,为新兵讲述英雄的故事,大家一起动手为沙石垒起的坟包加些石块,添点新土。每当老兵退伍时,他们都要在这里停住脚步,向先烈汇报戍边的胜利捷报。 而对于长年奔波在新藏线上的高原汽车兵来说,这里则是他们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最生动、最有感染力的课堂。某汽车团团长王岱告诉我们,高原汽车兵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每年第一次上阿里时,都要在这里举行一次集体宣誓活动。平时路过此地,总要停下车,为烈士敬上一杯酒,点上一支烟。在这里,先烈的事迹鼓舞和激励着一代代高原边防军人用知识戍边,用生命守防。 走进康西瓦烈士陵园,耳边只有呼啸的山风和四周绵绵的雪山冰川,静静的烈士墓碑如同一座座英雄雕像,矗立在风雪高原。前些年,组织上曾准备将陵园移迁到山下。但迁墓的同志挖了三天三夜才掘出一个小坑,更令人惊奇的是,埋葬在地下的烈士个个面容完整,身上皮肤犹存。原来,喀喇昆仑厚厚的冰土层将烈士的遗体完整地保存了下来。为了不干扰烈士,人们噙着热泪,怀着崇敬的心情将烈士重新埋葬,让他们的身躯与世界屋脊同在。 在康西瓦烈士陵园,每一座烈士墓都有一个感人肺腑的故事。一位18岁的战士叫陆光成,当兵7个月后,被团里推荐到后勤处给养班,专门给一线哨卡送蔬菜。4个月时间里,他八上雪山,九闯冰河,在“生命禁区”喀喇昆仑山上跑了8个往返。在第9次送菜至海拔6000多米的“死人沟”时,被无情的高山病击倒,永远躺在了雪山的怀抱之中,化作了一轮年轻的山脉。一年后,烈士的弟弟陆光兴又穿上军装,沿着哥哥的足迹,义无反顾地踏上“生命禁区”。他在班公湖水上中队履行戍守边关重任,并成为一名出色的“西海舰长”。 功臣解说员王维福为参观者讲解钟魁润摄 在海军东海舰队军史馆里,有一位年近八旬、满头银发的功臣解说员。他就是立了数十次功、4次荣获“人民功臣”称号的着名战斗英雄王维福。虽然他并非军史馆里的专职解说员,但只要需要,你总能看到他身穿军装、胸佩勋章,为人们讲解的身影。 军史馆二楼战史展览区,浓缩着舰队从1949年4月23日组建以来先后参加的870余次海空战历史。王维福对这一切太熟悉了,有好多场战斗他都亲历过。“这是1951年6月24日,上级派我们温州巡防大队411、413、414、416艇在浙东南洋、北洋剿匪时的照片。我当时就在414艇上当炮兵。这一仗打得棒极了,击沉敌船1艘,击伤3艘,毙敌30余人。我身上的4处伤痕,就是在这场战斗中留下的纪念……”讲起自己的故事,王维福如数家珍,神采飞扬。 这个军史馆从去年开馆以来,每天都有团队组织前来参观,王维福也就成了这里的功臣解说员。王维福最喜欢为学生们解说。在他看来,学生是祖国的未来,他想通过讲自己的故事让孩子们了解历史,记住历史,发奋图强,成为祖国的栋梁。去年他生日那天,全家人准备聚在一起,为他隆重地庆祝一番。可他一听说有所学校的学生下午要到军史馆参观,便什么也顾不上了,从上海的家里坐了4个小时大巴赶到宁波,来到军史馆为同学们讲解。“看东海舰队的战斗历史,就基本看到了人民海军的战斗历史。你们看,这是解放一江山岛的战斗场面,这是解放嵊泗列岛时的情景……”给同学们讲起一个个战斗故事的王维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生日和专门为他过生日的儿女。44块木碑的诉说[1][2][3]下一页朱国明(中)与官兵一起维护烈士墓作者提供 在辽宁省锦州市辽沈战役纪念馆的烈士碑墙上,战东昌的名字显得与众不同,因为它是在碑墙修建完毕后刻上去的。据工作人员介绍,战东昌烈士从1948年起就孤零零地长眠在锦州市古塔区五姓村南十二亩地的丘陵地带,而57年来,都是一名叫朱国明的老人一直在守护。 说起和战东昌烈士的渊源,现年82岁的朱国明流着泪向笔者讲述:“那是1948年10月7日,参加辽沈战役的二纵五师开进俺们村,当时我25岁。住在我们家的是十四团八连宣传班,班长叫战东昌。10月11日,战班长让我引路,带着两名战士,向驻扎在十二亩地的敌军作策反宣传。炮楼里敌人猖狂的叫骂,激怒了一名小战士,他从地上跃起,刚要射击,敌人的子弹已经飞了过来,战班长一把拉倒了小战士,自己却被打穿头部,牺牲了,年仅26岁。就是那天下午,十二亩地被解放了。部队首长说,战东昌是为了解放十二亩地牺牲的,就把他埋在这里吧,让他看着锦州解放。” 从此,义务守护烈士坟墓就成了朱国明的神圣职责。他经常出现在孤坟前,为烈士墓添一锹新土,拔一拔荒草。每年的清明节、建军节、国庆节和烈士的牺牲日,他还要带着妻子和孩子们来祭奠一番。如今57年过去了,在20000多个日子里,从他家到烈士墓,朱国明来回走了多少趟?没有人统计,他自己也不知晓。 抚摸坟前的石碑,朱国明老人动情地说:“那还是1948年年底,我琢磨着不能总让烈士墓前光秃秃的,想给烈士立块碑,可又没有钱,就找了一块上好的木板,削成一块木碑,刻上战班长的名字,端端正正地立在了墓前。风吹雨打,冬去暑来,旧木碑一腐烂,我就再立一块新的。就这样,前前后后为他换了44块木碑。”为了让烈士的英名不被遗忘,朱国明数十年如一日地为人们讲烈士的事迹,周围的乡邻都知道关于英雄的故事。一次,听到这座英雄墓的故事后,几位退休老干部向朱国明建议:“你应该去找辽沈战役纪念馆,他们那里正搜集烈士英名和事迹呢!”就这样,在1993年2月1日,战东昌的英名终于被刻进了辽沈战役纪念馆的东北解放战争革命烈士纪念碑墙。由于当时纪念馆烈士英名事迹搜集挖掘工作已经结束,纪念碑墙也修建完毕,只好在50000余个烈士英名的后面补刻上了“战东昌”的名字。那天,朱国明高兴地趴在烈士墓碑上,孩子一般“呜呜”地哭了。纪念园里的“娘子军阿婆”前一页[1][2][3]下一页红色娘子军纪念园外观蒋聚荣摄 为欧花老人祝贺生日蒋聚荣摄 “向前进、向前进,战士的重,妇女的冤仇深。古有花木兰,替父去从军;今有娘子军,扛枪为人民……”上个世纪60年代,随着一首《红色娘子军连歌》传遍了大江南北,那一个个穿草鞋、背斗笠、挎长枪的娘子军女战士形象,也定格在全国人民的心中。 今天,走进万泉河畔的红色娘子军纪念园,走近在园中颐养天年的王运梅、卢业香、欧花、王先梅4位娘子军老战士,为她们仍在发挥着余热而感叹——每天头戴八角红军帽,佩戴工作卡,与慕名前来的游人见面、合影、讲身世。 王运梅老人当年是红色娘子军连的排长,虽然已95岁高龄,但当年在椰风蕉雨中奋勇杀敌的豪情仍依稀可见。在园中的射击娱乐场里,人们常能看到她端起枪眯着眼,给游人示范射击瞄准动作。有时一边示范,老人还一边唠叨说,这是娱乐的枪,与我们当年用的真枪不一样,这只是玩玩。 有一次,来自驻地某预备役团“红色娘子军连”的官兵来纪念园看望老人们,新老娘子军们一块回忆起了当年娘子军伏击沙帽岭、火烧文市炮楼、炮轰白石岭等战斗情景。卢业香老人拉着“红色娘子军连”代连长符永莉的手说:“孩子,穿上了这身军装,肩上的重啊。”代指导员陈海燕告诉老人,新一代娘子军连官兵都是驻地各行各业的优秀女青年,连队组建以来,年年被评为先进。听了这些,卢业香老人会心地笑了。这不,当孙女翁文英离开“红色娘子军连”后,老人又让另一个孙女翁文丁穿上了预备役军装。 94岁的欧花老人是当年红色娘子军连的旗手,身子骨硬朗的老人总是闲不住,不但自己洗衣服、织毛衣,还在园里种起了番薯。老人每周都要逛一次街,奇怪的是每次外出都不买东西。在一次给老人过生日时,护理员黄家莉忍不住问起了原由。老人笑着说:“阿婆什么也不缺,只是想多看看如今的好年景。” 芭蕾舞“琼花从军”、“活捉南霸天”再现了当年红色娘子军老战士不畏强暴、敢于牺牲的精神,也是来到纪念园参观的游人点播最多的节目。一次,扮演琼花的舞蹈队长陆娜与扮演南霸天的男队员正在排练节目,突然被一旁观看的95岁王先梅老人叫停。陆娜至今忘不了老人的一番话:“尽管当时环境恶劣,生活艰苦,可大家心情舒畅,都是发自内心地想为人民、为革命奉献自己,你们的排练有点假。”队员们警醒了:作为娘子军革命精神的传人,做任何工作都不能有丝毫的懈怠。从那一刻起,姑娘们精心排练,一天近10场演出,可她们次次都用饱蘸真情的形体语言演绎着老一代娘子军可歌可泣的历史。文物珍藏着他们的爱 原标题:品味“活着的历史” 原文链接: 稿源:新华 作者:陈杰 前一页[1][2][3]灯盏细辛注射液的价格
中风后遗症手肿胀
冠心病心绞痛能活多久
夏天肠胃敏感怎么调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