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鬼眼术士 第206章 有你这样当妈的人吗?

发布时间:2020-01-16 15:52:32

鬼眼术士 第206章 有你这样当妈的人吗?

苏云一听,这眉头就黑了,她不是笨人,这话中之意如果就听不出一些别的什么味道来了,儿子现在可不是一个三岁的小孩子了,你说什么他就听什么,只怕这件事可不太好办呀?

既然是亲妈来了,凌痕亲自下厨,给苏云弄上了一桌子的菜来,道:“妈!儿子平时可是极少下厨的,那厨艺有欠火候,也不知作得怎样,你就将就吃点,就当作是儿子敬孝你把我生了出来。”

他也不动筷,就与于艳这么坐着看着苏云,在俩人的注视下,苏云哪会有什么的食欲了,她一脸苦笑:“痕!妈肚子不饿,不过要吃就咱娘儿俩一起吃点吧,咱都这么多年没见过面了,总得有些话要聊的吧。”

她把头一转,向于艳道:“你先回避一下,我们母子有话要说。”她也是打听过了,这个就是儿子请来的保姆,心想这保姆也太礼了,主人家在吃饭你坐在这干嘛?一点规矩也不懂,太不像话了。

其实她一看,也知这个于艳多半不是什么的保姆了,这于艳长得这么漂亮,说不定是儿子别有用心,与这保姆保来去保去,都保到床上去了也是难说,放着这么漂亮的女子不用,她一点都不会相信,单是一看于艳与儿子之间的举止神情,她都看出了一点小问题来。

“不好意思,我饭都还没吃呢?你不会想让我饿着肚子吧。”于艳一点都不知趣,根本就没要走开的意思。

苏云眉头一皱,脸上就显现了不高兴的神色来,转头对凌痕道:“儿子呀,这到不是我要说你什么了,你家里的保姆真的太不懂事了,怎也得教一教她一些作人的道理吧,否则这样下去那还了得,哪天骑到了你头都就不得了了。”

于艳暗道:他骑人还可以,谁敢骑到他头上来了,除非他想让谁骑了,老娘我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都办不到,你到说得轻巧。

凌痕只当没听到她的话一般,给她挟了菜道:“这是我这辈子中首次给自己的亲妈挟个菜,你别辜负了我的一片好意了,这一生中能当上母子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那是我们前世的缘份不浅,今生才能相逢在一起,这算是我的一片心意。”

苏云一楞,怔怔地看着他,这话说得好像个算命先生似的,这儿子看着到是蛮怪滴。

“好好!既然是我儿子的一片热心,那我就吃了。”心想可不能给他什么不好的脸色,得生分了母子之间的感情了,当即挟菜即吃了起来:“哇!儿子你手艺还蛮是不错的呀。”

其实凌痕并没手艺,说穿了只是会煮个饭菜,说不上好吃,也不是咽不下去,还算凑合着的那种了,她故意虚声张势,为的就是博得儿子好感,一会有话时也就好讲了。

不过凌痕爱理不理,也没什么的废话,她自说自话一会,也甚感趣,心里极是不爽,却又不好摆出一付臭脸来,还不得不陪着说笑。

饭罢,凌若风也回来了,他一见得苏云就一脸怒色:“你这个臭女人还有脸回来,当然把儿子扔下就走了,既然都这么多年不回来了,现在又回来作什么?”

苏云早有心理准备,一脸委屈地说道:“爸!当时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个人带着孩子容易吗?而且李华那人老是排斥我,总想把我赶走,我要是不走的话,现在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都不知道了。”

“就算是这样,那你也不应该把痕扔了下来就一个人走了,你知不知道,这么多年来他可是受了多少委屈了,如果不是我这身骨头够硬,去见马克思的话,这时只怕他也不在了。”凌若风越说越是生气,神情愤愤。

“爸!我也不容易呀,那时我还年青,带着一个孩子怎办了,再就是李华她那样子,我就是不容易了,所以当时是不走也得走的。”苏云大叫冤屈,不住地诉苦。

“当时什么情况都好,但你就是不能把痕这么扔下不管就走人了。”凌若风这么多年来看着孙子极不容易,心里自然窝着一团火,一看到了苏云肯定是有气了,所以说话的声音也就大了起来。

凌痕也怕爷爷神情激动,把人气坏了,急忙把他扶着坐下:“爷爷!这都过去了,你不用放在心上,你不还等着看我娶老婆的吗?那就不能生这个气了。”

凌若风听了心里一甜,对苏云道:“你看看吧,这是多懂子的孩子呀。唉!他怎地就有你这样一个妈了呢?”他也是气愤不过,好在孙子的话让他缓过一口劲儿来,也就没那么生气了。

苏云极是郁闷,势又不能跟他对着干,这要是争吵了起来,儿子肯定是心向着这老头子,那时就没自己说话的份儿了。

“吃饭过了吧,吃饱了的话就回去了,别碍在这里我看着生气。”凌若风老实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他实在是不想看到这张脸了,这看着心里的火气就不住地冒了起来,甚是生气。

“爸!我好不容易才跟痕见上了面,今晚就不走了,在这陪他聊一聊。”

“有什么好聊的?”凌若风盯着她:“你不会是看到他现在有钱了,就想来借钱的吧?”近因钱闹腾的可不只是她一个,自己的那三个儿女都找了上门来闹了一闹,现在这个十多年都不曾露面的人突然间的出现,他立即就连想到了这方面上去了。

苏云神情楞了一楞,凌若风这话说得她都不知说些什么好了,她今天之所以到这来,的确是为了借钱的,她现在的老公平时了爱搞一些小收藏,总想着在外捡个漏什么的,却不想为此交了不少学,搞得生活非常拮据,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并不舒爽。

这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也就在玉石交流活动中,凌痕令人的表现惊搅到了不少人,她老公游斯格便是其中一位,看着凌痕赌石赌出帝王绿,暴赚了十八亿,真是把他给惊得呆了,心想这要是自己的话那该多好了。

因此就对凌痕留上了心思,一经打听,真就让他打听出一些眉目来,这位亿万暴发户的名字怎地听着蛮是熟耳?好像在哪听说过一般。

他是个有心计的人,便多方去打探凌痕这人的情况,这就打听了出来,不禁就哗然,这居然就是自己老婆的前夫所生的儿子,那真是太巧了吧。

他这就想着,如果让老婆去与这个儿子聚一聚,那会不会聚出一个亿来了?

不管怎么说,这到底是亲生的娘亲,都说血浓于水,他凌痕不会是一个视钱如命,有钱翻脸不认人的主儿吧?

也正因有了他这番想法,这也正是为什么苏云会出现在这里的情况了。

苏云也万万料不到这个自己一别十多年没见面的儿子居然会一夜暴富,钱财上亿,这真的太打击人了,这钱也太多了吧?

她是个爱慕虚荣的人,当年嫌弃儿子跟了去一定会拖累自己,因此只顾着自己的性-福,把儿子扔给公公就走得不见了人影,从此再也没回来过这个家,是没再见过这个儿子了,这一次回来就看到了他居然住起了小洋楼,这是她不敢想像的事。

须知单就这样的楼房,放眼市价怎说也得几十万吧,她俩公婆也就领着工资的人,就是不吃不喝,想要存上这笔钱也不容易了,别说是有上这么多的钱了,加上游斯格总爱到古玩一条街去捡漏,那知这漏却不是那么好捡的,为此他可是把家里的聚储都散尽了,造成家道中落,儿女怨气冲天,没少埋怨。

游斯格与苏云一合计,觉得应该让她回来认这个儿子,然后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在亲情的攻击下,把他的心理攻破了,他随便的甩了甩手,一把一把的钞票洒了出来,还不把你砸晕了。

俩人心里都想,这可是十八亿呀,那怕他把一点零头拿了出来,也是够自己一家人享乐了,因此怎也要低声下气的来套套近乎,为的前提就是让儿子认了她这个妈,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得多了。

当然,这么想是一回事,不过一看凌痕似乎一点让她亲近的意思也没有,这心里可就不爽了,尤其是凌若风的话让她面子一时挂不住,她都没把心里的话掏了出来,凌若风先就说了,她再说出来的话,那就显得自己这一行的目的……

“怎么!我的话说对了让你没话可说了吧?”凌若风不依不饶的说道,当初她寻找自己的幸福而去,这原本是话可说的,毕竟那会她年纪还轻,总不能这么一辈子让人家留在凌家吧,让他气愤不过的是,她声息的走人,后连回来看望儿子一下都没有,这就人品的问题了,所以让凌若风愤愤于怀,不能原谅。

“爸!你误会我了,我怎会这样了。”苏云满腹委屈地说道,到这来是有目的的,如果强势和他吵了起来,岂不是惹得儿子不了。

长春哪家医院看牛皮癣效果最好
北京丰益医院正规吗
贵阳哪家医院治癫痫比较好
韶关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遵义癫痫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