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至尊符神第二百七十二章拍卖

发布时间:2020-01-20 14:55:25

至尊符神 第二百七十二章 拍卖

南宫无极对毛、孟两家狠,对辛焱更狠。

符阵、灵植、驯兽、炼器、炼丹、采矿、剖兽、造船、兵法和剑道这十门技艺按照水平的划分,都分为十二层境界。南宫无极给辛焱的任务是,在三个月内将十门技艺每一种都学到可以拿到第六级玉牌的水平。

符阵、灵植、驯兽、炼器、炼丹、采矿、剖兽、造船、兵法和剑道十门技艺,易学难精,越往后越难,第六级玉牌是金丹期修者所能考取到的最高级别。

辛焱对符阵、灵植、驯兽、炼器、炼丹、炼食、采矿、剖兽、造船、兵法和剑道等技艺,他大多都会一diǎn,但是各种技艺的水平却差参不齐。

比如符阵、炼器、炼丹、炼食、剖兽五样,他水平比较高,几乎具备了考取第六级玉牌的水平;驯兽、采矿、造船、剑道这几样,他水平稍次,但是通过努力,也还是有办法可想。唯独兵法这一样,他之前完全没有学过。

偏偏这一门技艺又极难,即便是像俞哲那样的兵法战部天才,在历经了二十多年的学习之后,也才达了第五层的水平。

但是南宫无极对辛焱的要求是三个月内达到第六级的水平。而且,每一天,他对辛焱的学习进度做了规定,如果完不成的话,他将会受到极为残酷的惩罚。

一开始,辛焱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在他看来,像南宫无极这样的谦谦君子,惩罚起人来,能有多可怕?

可是,当他在试过南宫无极处罚之后,才恍然发现,原来南宫无极真的发起狠来,有多可怕。他惩罚人的手段,竟堪比赤妖这个老妖魔,足以让人生不如死,却不会让你的身体受到损害。

“掌门,这个,我之前实在没有学习,能不能把这个缓一缓?嗯,至少把今天的任务减一diǎn,你也知道,我今天可是按照您的吩咐,去炼制灵兽苑的材料了,所以……我学习的时间少了两个时辰……”

辛焱被逼得实在没了办法,向南宫无极哀号道。

“缓一缓?这话你留着和你的敌人去説吧。”

南宫无极丝毫也不手软,他摆开弈战棋,透入神识便开启了战局。

辛焱知道再説也没有用,只好也透入神识,开始选取兵种。

南宫无极选取的是修者战部,辛焱选的却是魔军。

在灵宵派年轻一代中,最强的战将是俞哲,不过,极少有人知道,俞哲的老师却是南宫无极。辛焱也是从冷月那里才知道,南宫无极是灵宵派上一代弟子中最好的战将。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南宫无极才被众人推举为掌门。

南宫无极以兵法治理门派,他谋算精准,治下极严,出手果断,用了不到二十年前的时间,就让当年处在崩溃边缘的灵宵派恢复了元气。

这些年以来,南宫无极虽在经营门派上倾注了大量的精力,但战部兵法之学却从未丢下。三十年前他就是一名出色的战将,这些年他以兵法治门理派,对战争的理解更加深入,心性更加坚忍,战部兵法修为更是勇猛精进。

战部兵法对修习者要求很高,一个修者,如果没有足够的天赋,任你修为再高,剑意再凌厉,也成不了一个合格的战将。

南宫无极从灵宵派的三千多弟子中,只挑出了三十多个有潜质的弟子,但他较为满意的却只有俞哲和南宫云珊两个,俞哲视野开阔,大局观极强,性子坚韧无比,心丝细致周密,用兵堂堂正正,极得修者兵法精要。

南宫云珊倒并没有正经八百的学习过兵法战部,但她冰雪聪明,在耳熏目染之下,居然也学得不错,水平之高,和俞哲相比,也毫不逊色。

南宫无极之所要逼着辛焱学习兵法战道,一来,按照灵宵派的惯例,继承掌门者必须精通兵法战部之学;二来,南宫云珊曾极力向他推荐过辛焱,説他天生就是做战将的材料,不让他学习兵法战部,简直是糟蹋人才。

南宫无极知道自己女儿的性子,这丫头性子极为耿直,天生不会説假话。

南宫无极将辛焱抓过来一看,这家伙果然在兵法战部一道上的悟性极高,学习进度快得惊人。最让他感到震惊的是,这家伙人很野,用兵的路子更野,完全不按照常理和规矩出牌,与他对局总是説不出的别扭,这一diǎn倒像极了妖、魔。有时他有种感觉,如果把放他到真正的战场,他会给他带来更大的“惊喜”。

但面对南宫无极,辛焱的水平还不够看。这一局从开始到现在他都被南宫无极压着打,对方布局严谨,战部各部属之间联系紧密,一diǎn机会都没有留给他,他的战阵已有多处已被对方突破,战局已是岌岌可危。

南宫无极当年所指挥的战部败灭于魔军之手,当年魔军给他了他前所未有冲击。这些年来,刻骨仇恨让他对于魔军的研究十分投入,别説辛焱这个半吊子指挥的魔军,即便是真正的魔军精锐,对上他也一样没好果子吃。

这一局虽然辛焱也给他造成了一些麻烦,但现在他已成功让对方陷入了绝境,他只要控制住战局,不给对方拼命机会,就能完胜。

果然,对方选择了拼命,对方派一队防御极强的龟甲魔作为前队,中军是用来正面突击的血狂魔,两翼是用来快速迂回影魔卫队伍,后军是一xiǎo队用于火力压制的雷砾魔,这是典型的魔军突击种阵型,简单实用,一个应对不好,就会被冲乱阵角,后果就会不堪设想。

“到底是年轻人,沉不住气。”他摇了摇头,但还是觉得辛焱做的不错,能在他的压制下调整好队伍,完成反击准备,已经相当不容易了,虽然这注定只是一次自杀式冲锋。

果然对方马上就发动了冲锋,一如十七年前他率青木战部向魔军发动的那次逆袭一样,时机选择得不错,也一样够狠。

很快他的前锋受到了损伤,但笑意却在他的脸上绽放,年轻人,就这些吗?没有了就到我了。

不对劲,眼看对方两翼是用来快速迂回影魔卫队伍就要切入他的中军。突然,他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果然对方的影魔卫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竟放过中军,直接向他的后军杀过来,全然不顾伤亡。

他想干什么,难道他疯了吗?影魔卫速度极快,但是防御极差,战场上向来都是用作奇兵的,并不适合正面突击。

在没有摸清对方的真实意图前,他选择了持重,他调整部署,加强了对后军远程攻击力量的防卫,同时却悄然调动两支剑修队伍准备袭灭对方的影魔卫,但是他也不得不稍稍延缓对敌的总攻击。

但就在他的两支剑修队伍准备发动攻击时,对方的影魔卫却突然轰的四下散开,充分利用战场的宽度,逃离了战场。

而辛焱的大军却也完成了调整,但他却做了一件让南宫无极目瞪口呆的事件,他没有选择再战,而是利用南宫无极部队调整之机,毫不顾脸面的指挥全军逃离了战场,只片刻他的人马就消失得干干净净。

“我输了。”辛焱很光棍。

“为什么?”南宫无极脸色发青,他盯着辛焱,眼中放出摄人的光,在他看来,这种不战而逃的行为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不,这是战将的耻辱。

“战机已失,我明明打不过你,为什么还要打?”辛焱一脸理所当然。

“不战而逃,是战将之耻。”南宫无极眼中闪烁着凶狠的光芒,他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不战而逃。

辛焱却毫不退让,他对南宫无极説道:“面对不可抗之敌,而负隅顽抗,本来就是不智之举,我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傻事?”説着他对南宫无极道:“若是真正的战争,而不是棋盘的话,我逃掉之后,绝对还有机会重头再来。”

“重头再来?”南宫无极不自觉的在心中一遍又一遍重复着这句话。他脸色有些发白,身上全是汗,十七年前的那场惨烈的战事仿佛又在他眼前上演。

他挥挥手,示意辛焱出去。他,要静一静。

辛焱走出院门,雨早停了,天上缀满了星斗,他熟知星象,知道已时近子夜,一局弈完,他不免有些疲惫,但更多的则是沮丧。

“胜败乃兵家常事。”那是外行人説的话。对于一个战将来説,他深刻地知道什么是胜败。

个人间的争斗,胜败不过是个人的荣辱生死;但对于一支战部而言,胜败则关系到无数人的命运。

十七年前的灵宵派等十七派联军与魔军一战,战纪上不过是一句话:“辛巳秋,魔军犯境,联军覆败于于辛焱之间。”

但在那一战中,修者联军有数万精锐身死野地,尸骨无存,数万个家庭支离破碎。也就是那一战,让辛焱成为了孤儿,父母亲人皆不可知。

辛焱想着这些天都没有见到若兰,决定去看一看她,顺便看看她的灵虫培殖得怎么样了。他在一个豢兽池前找到了若兰,她正在对着兽池中的一只白蛾出神,这只白蛾通体洁白,看起来品相不凡。

“这是你新培养出来的白蛾?”辛焱问道。

若兰应道:“嗯,是我用一只五品的碧玉血蛾和五品雷云妖蛾杂交繁育出来的。你可别xiǎo看它,它带有闪电、遁空和魔之心三个技能,实力堪比最dǐng级的战斗灵兽之下哦。”

辛焱看着那只灵蝶,也来了兴趣:“那你怎么不滴血认主?”

“不,我打算用它作为母胎,看看能不能繁育出碧玉冰蚕来。”若兰眼中闪过一阵兴奋的光彩,説道:“你来得正是时候,我正想建一个五品的兽池呢!”

辛焱知道自己又摊上事了,他苦笑道:“好,我过几天就空就帮你建!”

若兰脸色一寒,説道:“还过几天?还有空就来?哼,你现在就在这里等,一会儿若夕姐就会派人把材料送过来了。”

慑于若兰的淫威,辛焱不敢反抗,只好乖乖地在这里等着。过了一会儿,若夕还真是带人把建造兽xiǎo池的材料送了过来。辛焱把自己的炼炉拿了过来,开始炼制起材料来,足足用了大半天时间,才在若夕的帮助下建起了兽池。建起兽池之后,若兰就把若夕和辛焱赶跑了,説是要专心培育灵兽,不让两人打扰。两人拗不过若兰,只好由着她。

“她不会有事吧!”辛焱还是有些担心,毕竟若兰的修为只有筑基期,培育五品灵兽对她来説存在着莫大的风险。

若夕叹了口气道:“她的性子你也不是不知道,决定了的事就非做到不可,谁也拦不住。好在这个五品兽池十分坚固,再厉害的灵兽也冲不开。”

辛焱diǎn了diǎn头,説道:“希望她能成功。”

若夕突然问道:“柳姨回去了。我想到天星城买个东西,你能给我当当保镖吗?”

辛焱刚好逃过一劫,心情大好,和若夕一起前往天星城。

辛焱还是第一次来到拍卖场这种地方,天星城是个大城,拍卖场建筑的气势雄伟,规模也极大,占地竟有数亩之大,可以同时容纳近千名修者进场买卖物品。

拍卖会是许多高阶修者或商行喜欢光临的地方,因为在这里你可以买到许多别的地方买不到的东西,也可以卖掉很多别的地方卖不掉的东西。

若夕经营着商行,对拍卖会十分熟悉,她一边走一边为辛焱讲解,很快辛焱就对拍卖会的规矩了如指掌。

走进一段长长的黑暗的通道,就来到一座巨大的石门前,验证过身份玉牌后,就进入拍卖会场,里面早就坐满了数百位修者,人人都戴着同样的面具,身着同样的黑衣,谁也认不出谁来。

由于拍卖会还没有开始,拍卖台上三张椅子还空着,若夕领着辛焱来到了他订下的包厢中,眼看侍女就要离开,若夕却拉过侍女,在她耳边轻声説了几句话,还把十个上品晶石塞到侍女手中。

很快刚才领路的侍女又走了回来,她拿过两个储物袋和一枚玉简给若夕和辛焱,让他们把要拿出来拍卖的物品放入储物袋,并在玉简中录入拍卖物品的简介和底价。

若夕拿出了两三样用不上的法宝,放进了储物袋,并写上了简介,填上了底价。

辛焱挑出二十件从秘境中缴获的五品法宝,又拿出了二十头五品妖兽和二十株五品的珍稀灵药,他想了想,又把五头猎获的五品海兽也拿了出来,总共六十五件。不过他却不清楚底价该填多少才好,就央求若夕帮他填上去。

真狠!

不但那位侍女大吃一惊,就连若夕也看得是目瞪口呆。

若夕翻检了一下辛焱拿出的材料,提醒道:“你的这批法宝、妖兽和灵药品质上佳,应该能卖个不错的价钱,特别是这五头五品海兽,保存得极为完整,每一头的价值不菲。只是这些海兽、法宝、妖兽和灵药无不一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精品,你就不留一些自己用?”

辛焱冲若夕眨了眨眼,装出一副肉疼的样子,説道:“唉,没办法啊。哥现在穷着呢,又欠了一屁股的债,不把它们卖掉,债主就能把哥的门给堵上。”

若夕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説道:“这可是你自己要卖的。”説着她就为辛焱拿出的货物一一标上了价钱和简介。

若夕又塞给侍女十颗上品晶石,侍女对他一笑道:“xiǎo倩一定把先生的货放在中间卖!”説完就拿着储物袋和玉简走了。

辛焱等xiǎo倩走远了,这才附到若夕的耳边説道:“这些都是我挑出来的烂街货,先处理了,换些个晶石。真正的好东西我还都留着呢。”

“你……这回究竟弄了多少‘好东西’回来?”若夕闻言不觉一震,她不可思议地望着辛焱,若是他眼下拿出来的东西都是烂街货,那他手上还收着的“好东西”不是价值连城?

辛焱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説道:“也没多少,也就是捡了一些五品法宝,五品妖兽也碰巧猎到几头,五品灵药也采了一些,还猎了一些海兽。”説话间得意之情却显露无疑。

这次的秘境之旅,辛焱一路上他和四个吃货猎杀了多少五品妖兽,采集了多少五品灵植,连他自己也数不清。他倒没有击杀多少拦路的修者,但是却在秘境中捡到了大量死难修者的法宝。

若夕知道这家伙没有説实话,説道:“你和雪月那丫头,一模一样,都不説实话,莫非你们在秘境中,发生了什么?”

辛焱自然不敢説出他与四女之间的事,他连连摆手道:“我只是运气好,捡了些个便宜!”

……

拍卖会总算开始了,辛焱还是第一回玩拍卖,不由有些兴奋,他在估算这回能赚到多少灵石。而若夕则还没有完全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

第一批拍卖的五品中阶的法宝火云剑,这是一件火系的法宝,带有一个火云符阵,威力很强大,底价三十万颗晶石,结果经过一轮竟价之后,被人以六十五万个晶石竞得。

辛焱觉得这件法宝都能拍出这样的价钱,那他的那批法宝应该也可以拍出一个不错的价钱。

成都银屑病医院有哪些医生
广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怎么样
天津治好白癜风最好的医院
兰州白癜风治疗需花多少钱
合肥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