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河北廖海军杀人案难了

发布时间:2019-08-14 17:18:02

早些年,他因故意杀人,被判无期徒刑, 幸好当初我是未成年人,否则会和聂树斌一样下场。 廖海军现在仍心有余悸。

今年 4岁的廖海军,曾用名 ,他原为 松原人,15岁那年,跟着改嫁的母亲来到河北唐山迁西县新集镇新集村。因继父姓廖,他改了名。

1999年,廖海军17岁。

这年年初,村上两名女童突然遇害。警方认定廖海军系凶手。

他的母亲和继父也因犯包庇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

因坚信儿子遭冤,廖海军的母亲黄玉秀出狱后,想尽各种办法伸冤。

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就此案下达再审决定,指令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简称河北高院)进行再审。

同年11月25日,河北高院做出裁定,认为该案事实尚不清楚,发回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简称唐山中院)重审。

期间,廖海军走出监狱,他一边回归正常人生活,一边等待重审。

但直到今年5月26日,唐山中院才开庭审理,目前判决结果还是未知。

没有动机的 凶手

廖海军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从东北到河北农村后,他也没有了读书的欲望,除和继父摆摊卖菜,大部分时间泡在村子的游戏厅里。

1999年1月17日,新集村的陆楠、陆红失踪了,两个女孩都才9岁。这个消息震惊了所有人。

两个女孩的父亲系亲兄弟。

陆楠的生母早已去世,生活起居由继母韩建敏照料。虽非亲生,但韩一直把其当做自己的女儿看待。

她告诉民主与法制社记者,陆楠、陆红基本天天黏在一起,1月17日中午,还亲眼看到两个孩子从家离开去上学。

到了下午放学时,两个孩子却没回来。韩建敏很生气,因为第二天是期末考试,她以为陆楠、陆红又跑去玩了。

不一会儿,两个孩子的四叔拿着两个书包回了家,说是同学让捎回来的。

到了晚饭时间,陆楠、陆红依然没回家。陆家人找遍了所有亲戚与同学家,还用村里的大喇叭在广播里喊,仍没任何音讯。

无奈,陆家人只得到新集镇派出所报案。

接下来几天,他们又去了唐山市、迁安县、滦县,以及北京等地寻找,丝毫没有下落。 当时觉得是被拐卖了。 韩建敏说。

几天后,警方告知陆家人,在新集村一块农田的井中,发现了一个麻袋,里面有两个失踪孩子的尸体。

韩建敏到现场时,尸体已被摆到地上。 孩子穿的衣服我认识 ,她想去抱抱孩子,但被拦了下来,所以并没看清死状。

这得有多大仇,把两个孩子都弄死。 韩建敏悲从中来,至今想不明白。

当晚,陆家人聚在一起,开始回忆家族里是不是得罪过人,他们将三代以内的事情数过来后,也没发现与谁家结怨。

与此同时,警方开始在新集镇展开调查,并排查了很多人。

还有6条警犬,挨家挨户闻血迹,连我们家也闻了。 韩建敏说。

一个女法医说,杀人的是两人,一个40多岁,他家有半大小子,大概十七八岁。 当时,韩建敏不知道,这个信息意味着什么。

几天后,警方披露抓到了犯罪嫌疑人。这时,陆家人才知道, 凶手 竟是同村的廖海军。

检方资料显示,廖海军的杀人动机,是因琐事对陆家人不满。

失去了两个孩子的陆家人却不这么认为。因为他们世代与廖家人关系不错。为此,陆家人还给有关部门写过材料,表示这种杀人动机不能成立。

 

被逮捕的一家三口

陆楠、陆红遇害的消息,廖海军也听说了。同时,他也成为排查对象。

警方第一次找廖海军时,他没在家。警方让黄玉秀出去找儿子,黄找了一圈后没找到。

回到家中,办案人员见黄玉秀一人回来了,便开始说些难听话,并将拖布放到廖家正在腌制的酸菜缸中。

生气之下,黄玉秀拿喂猪勺子打了办案民警。

1999年1月25日晚,廖家人正准备吃晚饭,警方再次找了过来。廖海军被带到新集镇派出所。

到派出所后,警方什么也没问,先直接打了我两耳光,随后把我铐起来问,陆楠、陆红失踪当天,你在干什么? 廖海军回忆说。

廖海军想起了事发当天上午在做什么,但下午的事情却记不清了。当天晚上,他被继父领回了家。

第二天,廖海军从游戏厅出来后返回家中,看到了满院子的警察。随后他又被带到新集镇派出所。

随后,警方将廖海军送到尹庄镇派出所。在尹庄镇派出所,廖海军虽被去掉手铐,但胳膊被绳子紧紧捆住,半个小时松绑一次,实在受不了折磨,他就用头去撞墙,想用自杀抗议,但没成功。

开始,廖海军始终称自己没杀人。为避免继续自杀,警方将廖海军铐到暖气管上。 警察对我说,是你干的我们没证据也判不了你,不是你干的,我们有证据一样判你。 听到这话,廖海军说就是他杀的。

随后,廖海军 交代 了基本事实。1月26日,他被刑事拘留。

另外,廖海军的继父廖友在1月25日被监视居住,但第二天他就因创伤中毒性休克等,送往迁西县医院。

病历显示,廖友损伤和中毒的外部原因是外伤。病历上填写的联系人,是迁西县公安局领导。廖友在医院住了29天,并落下病根。

1999年2月26日,黄玉秀、廖友均因涉嫌包庇罪,被批准逮捕。

最初,廖家三口分别被关在不同的看守所,后来全部转到迁西县看守所,廖海军说,他有时能看到父母,可不能说话。

一波三折的开庭

依据唐山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廖海军因琐事对同村陆永胜不满,因而对陆怀恨在心。

指控称,1999年1月17日12时 0分,廖海军在本村李金宝家小卖部前遇到陆永胜的女儿陆楠和其侄女陆红,遂生报复之念。

廖海军将陆楠和陆红骗至自家东屋,用铁管分别朝陆楠、陆红二人头部猛击一下,将二人击倒在地,接着又用自家菜刀分别朝二人头颈部猛砍数刀,致陆楠、陆红严重脑颅损伤,失血性休克和脑功能障碍死亡。 指控还称。

按照检方说法,廖海军杀人后,将经过告知父母,然后三人将尸体装入麻袋,用双轮车运至新集村东南朱江家麦地一废弃水井处,并将尸体抛入水井中。

也正因此,黄玉秀和廖友被认为涉嫌包庇。

在看守所期间,廖家三口均坚称是被冤枉,但没人理会他们。只有小学四年级文化的黄玉秀,为给有关部门递材料,开始在看守所现学现写。

2000年6月7日,唐山市人民检察院就此案向唐山中院提起公诉,但法院受理后,检方于当年12月8日和次年4月18日两次撤回起诉。

200 年6月20日,唐山市人民检察院再次就该案向唐山中院提起公诉。

廖海军透露,唐山中院开庭后,基本不让他们说话,对提出的异议也没采纳。200 年7月9日,法院对廖家三口的判决书便下来了。

判决书认定的事实,与检方指控并无二致。廖家人觉得这不公平。

此时,廖家三口已在看守所关押了4年多。按照刑期折抵规定,廖海军的父母,只需再关押几个月便可出狱。

认为案件不公平的还有陆家人。

原本觉得廖海军没杀人动机的他们,看到判决书后,只能接受廖 杀人 的事实。因廖当时还未成年,所以无法判处死刑。

杀了我们家两个孩子,不能拿命抵命,这公平吗? 韩建敏说。

判决下来后,黄玉秀和廖友想上诉,但廖海军劝阻了他们, 因为一上诉,父母在里面呆多久是未知数,我不忍心。

很快,廖海军被转到沧州一所监狱。监狱管教了解他的情况后,鼓励他申诉。但管教告诉他,不要在无期徒刑期间申诉, 因为申诉不减刑 。

凭着不错的表现,廖海军被减到18年有期徒刑。自此,他开始申诉。

出狱后的黄玉秀和廖友,也通过各种方式为家庭洗冤。没几年,廖友因病去世了,申冤任务落在黄玉秀一人头上。

随卷物证丢失

记者调查发现,廖海军从刑拘,到判决的4年期间,该案一直饱受质疑。

按照检方描述,陆红与陆楠的遇害地点是廖海军家的东屋,且死者被砍数刀,从逻辑上看,案发现场应该有死者血迹。

但公安部在1999年2月12日就该案出具的物证鉴定书显示,案发现场的血痕均不是陆红或陆楠所留。

黄玉秀说,所谓血痕是她咳嗽时从痰里带出来的, 还有些木板上的血渍,可能是廖友留下的,在农村磕磕碰碰,流点血很正常。

1999年8月27日,公安部再次针对此案出具物证鉴定书,证明现场血痕与陆楠、陆红无关。

虽然有公安部的鉴定,但唐山市公安局又将血样送往上海市公安局进行DNA检验。2000年12月29日,上海市公安局出具了检验报告。

结论称: 显示较弱的等位基因均与被害人陆楠的等位基因相同,不能排除该血迹中混有被害人陆楠的血样。

但这个结论,没有出现廖友与陆红的情况。

需要指出,该案判决书认定的证据多是证人证言,上海市公安局鉴定报告是最有价值的证据之一。

该案现在的代理律师李长青说: 检验结论不具有唯一确定性,也不能排除混有其他女性血迹。

另外,判决书中,并没提及和采纳公安部的两次鉴定意见。

法院认定的另一个关键证据是, 毛发DNA检验报告 。这份报告由辽宁省公安厅在2000年1月16日出具。

按照迁西县警方说法,毛发的来源是 从抛尸现场捆绑陆楠、陆红尸体的尼龙绳上提取 。

鉴定结论显示: 尼龙绳上提取的4.5cm长的毛发不是黄玉秀、廖海军、陆楠、陆红的毛发,是廖友毛发的可能性为99.999999%。

李长青律师对此称: 该鉴定最大的问题是检材来源不明。

记者调查还发现,目前包括绳子在内的随案物证,已经不复存在。

200 年6月1日,迁西县人民检察院在一份说明中载明: 随卷物证(绳子麻袋等)丢失,因为漏雨浸泡,迁址时被清洁工清理掉 。

 彼时,该案还未开庭。

值得注意的是,在案卷中,有个名叫周桂侠的目击证人,按照她的说法: 1月17日下午 点多钟,看见廖友一家人推着装有麻袋的手推车,经过新集高中往东走。

但判决书中,在这个时间段,村里的李玉芹、韩淑琴等均直接或间接证实黄玉秀在理发;王爱中、韩淑琴、陆永胜等直接或间接证实廖友在修车;李艳军等人则证实廖海军在打麻将。

韩建敏也就此问过周桂侠。但周说她只看到一个人推着车。

李长青律师认为: 该案还有很多问题,廖海军没有犯罪事实,公诉机关指控罪名不能成立,依据法律应认定被告人无罪。

被改变的两个家庭

眼下,唐山中院对 廖海军案 的重审判决还没下来,但案发至今的17年中,这个理不清的案件彻底改变了两个家庭。

韩建敏至今都不知道相信谁。黄玉秀出狱后,也专门找过她。

那时候,韩建敏对廖家人充满仇恨,尽管黄玉秀说人不是她儿子杀的, 但有法院判决,你说我该咋办? 韩建敏称。

其实,韩建敏和黄玉秀有着类似命运。两人都来自东北,黄玉秀给儿子在新集村找了继父,韩建敏在新集村给别人当了继母。

本来都想过上更好的生活,但又都面临着同样的境况。

今年5月26日开庭前,韩建敏觉得廖海军杀人可能性非常大。开庭时,她也去了, 从现场各种证据来看,又不像人家杀的。

但不管廖海军是不是凶手,韩建敏始终不认可检方认定的杀人动机。

如果判决结果下来,不是廖海军,我们也会想办法讨公道,追责任。 韩建敏说,希望给两个孩子一个公道。

为了公道,黄玉秀出狱后几乎没再回过家。她常年在唐山、石家庄和北京游荡。

在外跑的那些年,黄玉秀靠捡废品度日。晚上,除下雨躲进车站候车室休息外,其余时间均睡在大街上。

有一次在石家庄,有人说能帮助黄玉秀,可在骗了她 00元后,就彻底消失了。无奈,她只能经常到河北高院附近哭泣。

黄玉秀觉得对不起廖友,因为第二任丈夫,让她感受到婚姻的温暖。

黄玉秀说,他第一次婚姻很失败,好不容易改嫁到河北,新生活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同时也害了廖友。

不管怎样,最高人民法院在2009年8月1 日,就此案下发再审决定。2010年4月22日廖海军被释放。彼时,重审并未开庭。

出狱后的廖海军,花了很长时间去接受社会。他被抓时,手机还不流行,出狱后才知道,已经更新了几代。

另外,刚进去时,廖海军还不知道QQ为何物,出狱后,他在QQ上结识了现在的妻子,两人现在生活在秦皇岛。重审开庭那天,是女儿出生的第10天。

韩建敏也特别喜欢女儿,陆楠遇害后,她熬过了最艰难的一段日子。

而陆楠和陆红的遗体,至今仍在殡仪馆没有火化, 她俩的尸骨装在一个纸箱子里。 韩建敏说,如果她俩还活着,现在都是大姑娘了, 说不定自己已当上姥姥了。

阳痿早泄怎么办
肛裂的最佳治疗方法
包皮包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