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能斗 第507章 什么鸟

发布时间:2019-10-12 20:54:04

能斗 第507章 什么鸟

虽说这白昙雨燕的剑灵确实是拟鸟的形态,但和什么吃虫的鸟可谓毫无干系,蒋自息此时自然来不及与白冶计较,因为他描画的借灵之阵已经到了最关键之处!

要知道原本这些黑蚁的目标便是白冶,所以如今躲在一旁蓄势的蒋自息倒不是它们攻击的首选,所以蒋自息这边在忙,白冶那边也是开始了与那些黑蚁的短兵相接!

幻兵?五环双刀!

白冶的这幻兵无形无轨,此时只见他手中幻兵连连挥舞几下,随着手势的起落,那距离他最近的几只黑蚁便皆是被切成两半,就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

只不过白冶杀这些异兽虽如切瓜一般,但奈何好粪架不住蝇多,他这才击杀了几只黑蚁,下一刻却又有更多的黑蚁向他扑来!

“五呜唔呜五环!你比四环少一环!”急忙又连连挥出几刀,这才刚开始便已经察觉自己毫无胜算的白冶虽说还在胡言乱语,但立马便已忍不住朝蒋自息求助道“要死人啦!你丫快点啊!”

然而就是白冶回头的这一瞬,蒋自息的借灵之阵也恰好完成了!

只见插在繁杂阵画中心的白昙雨燕之上忽然升起一道白光,那白光形如欢燕,在蒋自息的头顶足足盘旋几周,最后在其顶上化成坠光砸入了蒋自息天灵

来了!蒋自息心中微微紧张,要知道他也是第一次借灵白昙雨燕,此时他只能双目紧闭的迎接着那道坠光,不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情况!

“快快快!”稍稍将战局引向一旁,如今将蒋自息纳入了视线里的白冶口中继续催促着。

不过因为与那些黑蚁距离已经太过于接近,他唯有舍弃了幻兵,只能使用金属双肢来与之战斗,很快便要捉襟见肘!

可纵使白冶催促,蒋自息那边却快不起来,因为如今他的身体已经不是他在控制了!

剑通?借灵!

只见在那洁白光鸟灌顶之后,蒋自息缓缓睁开了双眼,而那眼神,如隼鹰般锐利…

“好犀利的眼神!好猛!像老鹰!像老鹰!看起来好靠谱啊!!!”时刻焦急关注着蒋自息的白冶自然是将这个小细节尽收眼底,蒋自息借灵了之后仅是一个眼神就引来了白冶的万分赞叹!

但这当然仅是开始而已,白昙雨燕用那锐利的眼神扫了如潮般的黑蚁群一眼,然后双手一松…

“咣啷…”“咣啷…”

两柄宝剑失去了掌握,一下子便落在了地上…

“你干嘛呢!快捡起来!捡起来啊!”看到这幕的白冶真是又慌又惊,再次开始了莫名其妙的话语道“别放弃啊!放弃了比赛就结束了!快跟着我念:安西教练!我想打篮球!快念!”

虽然也算“姓”白,但对于白冶的聒噪白昙雨燕根本充耳不闻,只见它双手五指并拢,然后微微抬起呈翅膀状…

“什么玩意?!不是老鹰吗?!你现在这姿态是**?!是母**?!”白冶又一次忍不住了,哪怕还在忙碌的抵抗着那些黑蚁的攻击,但白昙雨燕的这个姿势却是令他嘴巴痒到要命…

不过令白冶更加崩溃的还在后面,白昙雨燕那鹰般的眼神之中忽然闪过一丝高傲,然后它静静的提了一只腿…

“我去你二大爷!有完没完?!金鸡独li?!这就是命?!仙鹤降临?!你到底是鹰还是鸡还是鹤啊?!”狠狠一拳将某只黑蚁的脑袋砸得稀烂,白冶此时心中怒意爆棚,就连喷人的言语之中也已经开始带上了谩骂短句。

他就想不明白,原本蒋自息这门剑通?借灵的武技应该是个极为可靠的存在,可现在看来怎么如此之不对味?

只是哪怕到了这里依旧没完,白昙雨燕也不去理会白冶的情绪,收起一脚站立的它抬头斜视,然后朝着空中伸了伸脖子…

“呱~呱~呱~!”

一连串喊叫从白昙雨燕喉间发出,那叫声既凄凉又单薄,与如今它身上澎湃的能压显得极为格格不入…

“我擦,我、我错了…!又是燕子又是老鹰又是母鸡又是仙鹤又是乌鸦的,你到底是什么鸟啊!!!”白冶念叨着一连串的鸟类名字,御敌动作已经变得有些机械的他忽然便有泪水挂在了面庞之上…

因为他终于回想起当初在小能界直接蒋自息借灵瓷姬的那一幕,所谓的什么靠谱只是错觉而已!这些剑灵也没一个是正经玩意!

此时的白冶简直是一个悲愤呐,虽说现在他对抗这蚁潮还不算吃力,但稍稍扫了一眼他便知道指不定在他杀完这些黑蚁之前自己就先要力竭了!

看着越来越多前仆后继的黑蚁已经将自己围得水泄不通,白冶凄凉的暗暗心道,莫非老子瞎了狗眼信错了人,这辈子就要到头了…?

可就在白冶这么想着的时候,他突然感觉有一股劲风刮过脸目,然后他下意识的一眨眼,再睁开之时便觉得周围的一切似乎都静止了…

那些黑蚁的动作好似在这一刻都被凝住了般,没有任何一只再动弹半分!

“哎…?”双手还在持续着无意义的捶打动作,白冶却终于发现了手感上的不同,他打到的那些黑蚁竟皆是软绵绵的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疑惑之中的白冶四处张望,但他没看到之前站在那里的蒋自息,而是在远处看到有一人以奇怪的姿势单脚独li,双手作翅状背对着自己,嘴口之中似乎还叼着一柄宝剑…

此人所站的地方乃是……蚁潮的尽头,而他自然便是蒋自息!原本还站在白冶附近的他仅是在这一眨眼的功夫里便已经完成了攻击!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一大串好似闷声炮竹的炸声响起,那大片蚁潮之中的每一只黑蚁竟是皆被一剑横切斩断,无一幸免!

洁白光鸟从背脊上冒出,如归巢般飞速的撞入了白冶不远处的白昙雨燕之中,而蒋自息也是终于从借灵状态之中脱离了出来…

“不好意思…”在白冶呆到了极致的目光之中,蒋自息伸手将口中宝剑拿下,然后悠悠转回了身道“我这个剑灵的蓄势时间比较久。”

……

……

;

永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黄冈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齐齐哈尔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永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黄冈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