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張荷我給王世襄先生做編輯的日子

发布时间:2019-11-09 00:38:00

张荷:我给王世襄先生做的日子

王世襄先生和夫人袁荃猷先生是三联书店的老朋友,也是三联书店的老作者《锦灰堆》、《自珍集》、《明式家具研究》、《游刃集》都出自他们之手因为工作关系,我认识了王先生、袁先生,并作为与他们有了交往,更从他们身上学到了许多许多 第一次见到王先生夫妇是在三联书店的门口那天中午,王先生和夫人来三联办完事,要打车回家袁先生的背有些驼,胳膊上挎着一只竹篮,王先生身量高大,步履稳稳,二人相伴着走到街上我们赶紧上前一步,帮他们叫到一辆出租车,目送他们远去二位老人的背影至今仍让我记忆犹新,难以忘怀 这样的场景曾经频频出现在美术馆东街 2001年,《锦灰二堆》时,我经常因书稿问题前往王先生家,每每登门造访,都会受到二位老人的热情接待,甚至希望我能常来袁先生曾说,以前出书,配图、版式、校对等等事项常常要他们亲力亲为,王先生的视力越来越差,现在好了,有了,这些事就有人帮着张罗了他们的信任,让我深感之重 工作之余,也常常会陪二位老人聊天王先生很健谈,除了谈过往,谈他的兴趣,对当下的许多问题也有很清晰的认识我记得他多次讲到广场鸽的问题,从鸽子的品种,讲到他如何给总理写信,正确豢养广场鸽和他聊天,是件有趣的事,逐渐对他的 玩儿 有了新的认识,理解了袁先生曾对我说 世襄不是一个玩儿家 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王先生的学问和成就,看似是玩出来的,其实不然兴趣与学问的有机结合,玩出门道,玩出学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王先生的治学经验,或许值得当下许多教育工作者研究、深思 王先生不仅善于将兴趣转化为志趣,他的执着与刻苦,以及治学的严谨也令我深为敬佩记得《明式家具研究》时,大约有两个多月的时间,我几乎每天都去王先生家为了挑选出满意的图片,我坐在王先生家阳台的花梨木小椅子上,从几千张照片中,一张一张挑选、比对,拿捏不准的就请王先生过目认可,最后分门别类做好标志一张张照片成了我向王先生请教的由头,王先生也耐心地为我讲解那些名词、术语,分析款式、木料有时,我也抽空去古旧家具市场上转转,和他聊聊见闻,每当提到他未见过的款式或木材,他就会据实相告,说他年事已高,对许多新木材没法亲自去考察,对于一些款式,因为无法亲自研究,也难以评判在 大师 、 专家 漫天忽悠的时代,一位公认的古家具研究大家,却持有如此审慎、严谨的态度,令人深感钦佩 袁先生和我说过,当年王先生研究明式家具,常常和工匠一起,从木质到工艺无一不细细揣摩,最终详细论述了明式家具的源流、造型特色、结构技巧、选材鉴定等问题《明式家具研究》中收录的实物图片以及袁先生亲手绘制的线图,仅是研究成果的一部分,可见其用功之深,研磨之细王先生对明式家具的研究,奠定了一个学科的基础2011年,《明式家具研究》荣获第二届中国出版政府图书奖王先生的成果也赢得了国际的赞誉,2003年10月,王先生被授予 荷兰克劳斯亲王荣誉奖 ,以表彰他在中国(传统)工艺领域的专家性和创新性的研究王先生是获得此项荣誉的第一个中国人,但这个奖来得有些晚,因为与他相濡以沫的袁先生刚刚离去,无法与他分享,不免令人唏嘘 2009年11月28日,惊闻先生仙逝,虽然早知先生贵体抱恙,仍难以置信,一心想着为那个博学、健谈的老人做点什么我们赶制了一本《京华忆住》,我在书腰上留下了这样一段话: 玩物成家,奇人驾鹤归去;鸽哨空鸣,绝学余音如缕 ,以寄托对他的怀念虽然首印的一万册很快售缺,但我仍觉得这本书不足以涵盖王先生的学问,于是,《王世襄集》成了我日后一项重要工作我几乎翻阅了王先生出版的所有着作,从中遴选出十种囊括了王先生各个研究门类的代表之作,汇辑成《王世襄集》,历经四年,终于出版此间遇到困惑、感到无助时,多么希望能像昔日那样,坐在迪阳公寓那个宽敞又显拥挤的客厅里,聆听王先生的指教 王世襄先生百年诞辰之际,我本想再做一套百年纪念集以了夙愿,但未能如愿赶在5月25日前出版遗憾之余,我想我尽力了,也许在那个遥远的地方,王先生和袁先生会感受到我的心意,也会像以前那样笑着宽慰我 祝福二位老人,在他们共同创造的 大树图 下,依旧相濡以沫,琴瑟和鸣 (本文作者为三联书店)

小儿咳嗽有痰咳不出怎么办
小儿支原体肺炎复发吃什么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