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傲世傀儡师 第七百九十九章 五行傀儡(下一)

发布时间:2020-01-17 01:27:56

傲世傀儡师 第七百九十九章 五行傀儡(下一)

彭,彭,

烈芒漫天,气力咆哮,恐怖的傀力波动一层接着一层,在这天空中铺叠开去,

天地间,豆大的雨点倾盆而下,十数个呼吸间,竟已是化为那瓢泼大雨,雨声隆隆,似是欲要洗净天地间那霄壤的暴虐气息般,

“杀,干掉五小门的人,古不灭,,”

“哼,都给我卯足精神,等解决掉龙凤古,老子一人赏你们十万元丹,”

“……”

叫嚣声,怒喝声,伴随着无数人影穿插往來,荡漾天际,短短数息间,两房人马显然已经杀红了眼,血水,汗水,顺着雨点斩落而下,汇成一条条面目狰狞的溪流,那溪流,让的这片大地都显得异常血腥,

轰,

半空中,面对盘烈和柳柔的合力一击,萧鼎山奋力一拳,将二者震退,随后他自己也是飞速倒退足足百米,施身落于阳天雷暴身旁,

“这几个家伙还真不简单啊,盘烈和柳柔至多也就突破灵傀境九阶不长时间,距灵傀境巅峰还有不少距离,但真正与他二人交手,我的胜算也不大啊,”

凌空而立,轻压那猎猎作响的衣角,萧鼎山面色沉凝,道,刚才与盘烈柳柔二人交手足足三十多回合,虽然在个体实力上,他都超出二人不少,但奈何两者之间的配合着实默契,这也直接让久经沙场的他,也沒有占到多少便宜,

相反,其中几次他甚至差点中了招,

闻言,雷暴微微一笑,他倒并未反驳,反而视线一直落在天波派黄海,与熠海会任冰的身上,后二人之间配合之精妙,丝毫也不亚于盘烈柳柔二人,而且那熠海会的任冰,一身实力也已臻至灵傀境巅峰,要论危险程度,比起萧鼎山來,他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五小门能够在地院传承如此之久,必有其过人之处,我记得狼头还在的时候,我就和他们打过交道,这五个势力普通弟子之间的配合就比别的势力强上不少,更何况是他们五人,”他低声道,而说话之间他还忍不住甩了甩双手,任冰黄海那强横的力道也是令得他双掌一阵发麻,

萧鼎山点点头,念头转动间,道:“看來主不在,我们想要尽快解决战斗也着实困难了些,除非能将无人各个击破,否则,一旦让他们联合起來,难度就又会增大不少,”

“只是,想要再找出两个实力与他们几乎等同的强者,又谈何容易啊,”

虎目一沉,他眼见余光落在下方战场中央,此刻,无论是方翼韩良等七队队长,亦或是剩余的中弟子,都被五小门的高手缠住,而且观那战势,自己一方俨然有些不容乐观啊,

“雷兄,你煞狼殿的人也來了,”

下一刻,萧鼎山的目光突然被远处那扬起的尘烟所吸引,尘眼中,依稀可见足足不下百道身影正急急赶來,而从那些人的装束看來,赫然便是煞狼殿之人,

闻言,雷暴也是望了眼愈发接近的人影,眼角边终是掀起一抹弧度,至少有了这些人的加入,古弟子就不会抵御的如此困难,

只是,他们见到援军增援,盘烈几人又何尝会看不见,上一刻,就当煞狼殿的增援出现时,他五人的脸色当即难看起來,

今日对龙凤古发动攻势,原本也不在他们计划当中,只不过新生仪式后的不愉快,让的五人对萧鼎山几人均是恨之入骨,这不,一怒之下,才发动了这场攻势,

而在他们的想象中,现如今的龙凤古固然强横,但真要与他们五小门相比,之间的距离也不可谓不大,尤其在门中强者的数量上,他们更是占有绝对优势,因此,只要他们五人能够成功拖住萧鼎山几人,再让手下荡平龙凤古,这样一來,就算最后还剩下萧鼎山几人,沒了后力支援,他们也再难成气候,

但殊不知煞狼殿的突然加入,却是让他们这计划彻底落空,有了那些狼崽子们的加入,胜利天平到底会倾向何方,谁也说不准啊,

“萧鼎山,你还真是不要脸之极啊,你与我们的战斗,竟然求來煞狼殿相助,真是,枉我还以为你光明磊落呢,”

五小门一方,一见煞狼殿门人加入战斗后,自己一方就明星啊吃力不少,柳柔顿时柳眉一蹙,遥指着萧鼎山几人,娇声讥讽道,

“光明磊落,求助,”萧鼎山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要论光明磊落,想必萧某与几位想必,确实要好上不少吧,而说到求助,更是无稽之谈,先不说我家主与雷殿主交情甚笃,单是你五个势力一同攻击我龙凤古,就有些说不过去吧,”

“若真要光明磊落的话,要不咱们一对一,你们一个一个上,只要你们中间任何一个势力能够将我龙凤古荡平,我萧鼎山便当众磕头认错,这般,你们可敢,”

吼声如雷,说话时,他故意将声音夹杂在傀力之中,然后通过傀力的震动涟漪开去,声音之大,瞬间穿透空气,覆盖在整个战场上空,

而听着这突如其來的梵吼声,下方,那些早已杀红眼的弟子们,此时也是不由自主的停下动作,旋即,两方人马仿佛很有默契的许许分开來,视线一抬,随即落在这半空之中,

半空中,一瞬间,刚刚还据理叫嚣的柳柔,面对那袭來的数百道目光,顿时哑然,让他们分散实力,一个一个与龙凤古战斗,除非他萧鼎山发誓不会出手,否则,他们断然不可能应下此种邀战,

“哼,看你一脸憨相,口舌倒是了不得,多说无益,事已至此,那便手底下见真章吧,”

“哈哈……不敢了,战就战,我龙凤古之人,还从未怕过,”萧鼎山扬天笑道,旋即只见他虎躯猛然一震,额间,一轮玄奥印记许许浮现,

傀力喷涌,顷刻间,其身后的空间突然像是被一柄利剑强行撕裂般,露出一道黝黑的缝隙,

而在那缝隙之中,众人可闻那一道道粗重的喘息声,正携着浓浓杀戮之意波动开來,

战至此时,拳脚之间也是再难见分晓,而身为傀儡师,傀儡,才是他们真正的终极杀器,

江西英岗岭矿务局职工医院
中航第一飞机研究院职工医院
长沙治疗早泄医院
江门治男科医院哪好
威海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