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逆天龙尊 第五十五章:耳闻异声

发布时间:2019-09-25 14:34:03

逆天龙尊 第五十五章:耳闻异声

“嗖嗖嗖……”

火光中,一蓬弩箭激射而来,秦兵四人抢步冲上,抬起臂间弩箭,冲着那十人便是一轮激射……

“哇、哇、哇……”凄惨的嚎叫声,顿时惊动整个玄虎谷,谷口箭塔石台上,警号声陡起,凄厉的牛角号声打破了谷内的静谧,乱七八糟的叱骂声、吆喝声、脚步杂沓声骤然响了起来,被惊得炸群了似的张家族兵,都慌忙披挂朝着谷口防线拔脚冲去。

“秦家谁来犯我玄虎洞,难道你想破坏两家停战契约吗?”

一道雷鸣般的暴喝,陡然从谷口深处响起,紧接着,一道驭气凌风般的魁梧人影,呼的一声,跃过影影幢幢的族兵身影,抢先扑到谷外……

悬挂灯笼光芒下看的分明,来人四十来岁,一脸钢针般的虬须,暴瞪的双睛像是牛卵一般,拎着一根镔铁棒,飞掠之间,腿脚间白气缭绕,一看便是一个种筋六重的高手,难怪敢孤身一人,掠至谷前察看究竟。

“嗖嗖嗖……”秦兵四人麻利压下第二批弩箭,抬手便是一蓬箭雨迎面射去,朦胧的灯光下,一抹抹寒光破空呼啸……

“哼!”

那张家长老仗着真气凌厉,岂惧机簧射出的弩箭?棒交左手,右手五指撑开,一招“掌荡八方”怒挥而出,呜的一声凌厉真气破风的声浪,像是骤起的一道狂飙,轰击向激射而来的根根弩箭。

“铮铮铮……”弩箭难挡那一掌之威,纷纷被他震落地下……

“呼!”

猝然间,乱飞的箭矢中,一根白色闪电般的蟒纹枪影,像是突然从夜色中暴窜而来的白蟒一般,洞穿那张家长老劈出的真气掌幕,对准他的面门便疯狂的激射而去……这一道蟒纹枪影,隐藏在群箭之后,突然而至,顿让那张家长老大出意外,瞳孔猛地收缩……

“开!”

张家长老暴喝一声,仓促中左臂暴扬,那根重达数百斤的镔铁棒“砰”的一声爆响,及时挡在那道蟒纹枪影之声,气流爆碎的炸音中,赫然便看到那根蟒枪被一棒打爆成一蓬白茫茫的光雨,袅袅消逝在夜色之中。

咝,种筋六重的秦家武者?

张家长老的心头一震,暗自庆幸此人功力不及自己,他从棒身传来的震感,推测那隐在四个箭手之后的秦家六重武者,约有五十五虎之力,应该是一个刚突破不久的六重高手,哼,我族两个六重长老,随便一个都比他强,也敢来犯……

“唰!”

一条细长的蟒鞭,像是潜伏在黑夜中的闪电,骤然在张家长老的眼前一闪,根本来不及作任何反应,只觉颈部一紧,便被那根猝然卷来的韧长蟒鞭缠了一圈,一股势不可挡洪流般的鞭力,陡然朝上狠狠一振……

坏了,那一飞枪只是虚招……

这个想法,闪电般浮现张家长老的脑海……

“喀嚓

逆天龙尊  第五十五章:耳闻异声

!”

血淋淋的一颗人头,顿时被一鞭卷飞,抛入漆黑如墨的夜空深处,谷前只剩下那具无头的长老死尸,断颈处嗤嗤嗤的狂喷热血,宛如喷泉一般可怕。

“走!”

秦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杀一个张家长老,不再缠战,沉声一叱,带着秦兵四人转身便以最快的速度,朝着远处的山坡林地疾奔而去,他的目的,并非攻陷玄虎洞,而是重diǎn击杀一个张家高手,激起张家的怒火,以为秦家主动撕毁休战契约,diǎn燃两家冲突的导火索,他原本打算猛攻一下谷口的,没想到那张家长老,仗着真气凌厉,来去自如,主动飞掠出来,想要看个究竟……

这正中秦霜下怀,低声暗令秦兵四人射出第二波弩箭,他则先掷出一根真气蟒枪,示弱于敌,耗尽他的反应之力,再悄无声息的凝鞭挥出,迸发更强真气,一鞭卷飞那人的人头,一击斩杀对方,转身便走。

“该死的秦家,竟然杀我张家猛将……”

一个悲吼声,从谷口响起,另一个镇守玄虎洞的张家长老,含泪飞掠而出,落在断头长老的尸身前,咚的一声,夜空中卷飞的那颗人头,这时才跌落下来。

“来人呀,速将此事,上禀家族,定要找秦家讨个公道……”

另一个长老怒不可遏的狞吼道,他的身后,张家族兵纷纷跑来。

秦霜五人急速奔入山地丛林,按照预先策划的路线,连夜翻山越岭,离开了龙脖谷,在数百里外的龙爪山,一处洞窟中睡了半夜,那龙爪山,是秦霜从小长大的故土,他对它可谓熟悉得很。

天亮后,众人起身,吃过早饭,换上江湖袍服,便跟着秦霜,拽开脚步,朝着蛮龙城的方向疾行而去。

众人一路无话,但随着蛮龙城越来越近,心情都是不由自主的有diǎn紧张,第一个便是他们被家族遗弃、差diǎn成了张家刀下鬼的心理阴影;第二个便是家族如何处置他们这两三个月的失踪之事,还追不追究失守玄虎洞之罪?第三个便是怎么向家族解释他们功力在短短两三个月便突飞猛进的原因?

特别是秦火,从当初守矿时的三重武境,一跃突破至种骨境的五重,这般速度,发生在两三个月的时间段内,可以説在整个家族都要轰动一时,比上品族人的修炼速度还要快呀,须知秦火可是一个下品天赋的族人。

关于这一diǎn疑问,秦霜早就对他们有着叮嘱,去应对家族的盘问,也可以説,这也是他们回城之后,可以立足家族的一项本钱了。

众人提气疾奔,多半天后,宽厚绵长的蛮龙城墙远远出现在眼前。秦霜挥手让大家停下,坐在一棵大树之下,取出熟肉清水,吃喝歇息一番,养足精神再进城也不迟。秦兵四人眼看回家在即,都想起城内生活的亲人,想起这一次跟着秦霜老大赚了数万银子,回家之后各人的家庭,生活水平都要美美的改善一下了……

秦霜忽然停下喝水的动作,竖起了耳朵,他隐隐听到,远离大路的东部林地,似乎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叫声……

可是,当他凝神细听,想要听个明白时,却再无任何声音传来,秦兵四人见他一脸凝重的模样,下意识的都住口不言,免得打扰他的听觉。

“没事儿,可能是我听错了吧……”

秦霜淡然一笑,正要当做一时耳错,忽地风中又远远传来一声娇叱的微音,因距离太远,几乎难以听见,这也就是他晋阶至种筋之境了,如果还是在种骨境的话,绝对听不到,突破六重之后,他的听觉大增,故而距离很远,也能隐隐听到一丝叱音……

“似乎,那处方向,有人在拼斗……”

秦霜把水葫芦递给秦兵,缓缓站起,不知哪儿的情况,他有diǎn不想管闲事儿,但沉吟片刻之后,心头倏地做出决定,沉声道:“秦兵,你们先在这儿等我,我去去就来。”

説完,不等秦兵説什么,腿脚迸力,嗖的一声,化作一道旋风般的人影,朝着那处传来叱音的方向飞掠过去。

有人在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治好吗
到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怎么坐车
去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怎么坐车
到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怎么走
去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怎么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