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紫血圣皇 第一百三十八章,吾承载着众生……

发布时间:2019-09-25 20:32:55

紫血圣皇 第一百三十八章,吾承载着众生……

“这家伙是个妖孽,”谢天问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这一切好像是在做梦一般,

“我知道他不会这么简单,可我还是小看了他,”司徒宏摇了摇头,脸上全是无奈,

直到脱胎初境的巅峰,差一步踏入脱胎中境,秦墨的实力才停止了增长,并彻底稳定了下來,

在秦墨踏入脱胎初境的那一刹那,闻雪愁立即做出了反应,巨峰浮现,抬手全力一掌朝秦墨推了过去,此刻的秦墨,已经足够威胁到他,

同一时间,秦墨手起刀落,一百零八穴窍所有的元气全都灌注到刀身内,血气更是冲天而起,大阵的光幕都被冲的一阵颤动,

千丈巨刃形成,如同自苍穹中落下,斩在了那逼來的山峰上,一声轰鸣传來,虚空都扭曲开來,

刀下,闻雪愁面色扭曲的笑了,他感受到了这一刀的恐怖,可是他立即引出十滴精血落入山峰:“你奈我何,”

这山峰散发出妖艳的血光,硬生生的将这一刀阻挡,足足三十万斤力气的一刀,却沒能劈开这山峰,闻雪愁已是拼了老命,

“吾要斩汝,汝安能无伤,”秦墨一吼,在众生意的催动下,这刀意更加狂暴,力量不断攀升,

“嗤嗤嗤,”刀锋变得无比冷冽,这是霸王神刀,可破一切的刀,秦墨那一吼,山峰开始破碎,众生意催动着刀意,让刀锋沉重了十倍不止,

“怎么可能,”闻雪愁脸色惨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巨峰破碎了,而不是被切开,这刀居然突兀的沉重了十倍,比他的山峰还要沉重,

突然,他感受到了一股意,不是刀上的刀意,而是另外一种意,这种意让他感觉无止无尽,仿佛可以承载这世间的一切,

“吾承载着众生,汝安能不死,”

秦墨的刀可以突兀的沉重十倍,不是因为他突然暴涨了十倍的战力,而是他身上承载的那股意,

衡水玄关中,他一举突破桎梏,他要百族都明白他的意,

古战场中,他一刀劈了一头大力牛魔,他承诺将会承载龙腾部落那些先辈人族战士的意,要将这份意,挥洒在玄黄大陆,让所有异族,都明白人族的意,都明白他们的意,

此刻,锤石部落内,他承载了所有人的性命,这是他的意,他曾承诺,要让锤石部落,万世永昌,这也是他的意,

他的意让他的刀变得沉重,他必须劈死闻雪愁,不是为了杀人而杀人,只是因为他需要守护他心中需要守护的东西,他必须要杀人,

“轰隆”沉重了十倍的刀落了下去,十倍的刀意,十倍的刀势,十倍的力道,足足三百万斤的力气,

“众生意……”闻雪愁扭曲的脸上,满是惊恐,

一刀落下,大阵被劈开了,虚空被撕裂了,锤石部落被劈出了一条万丈长的沟壑,闻雪愁的巨峰早已经粉碎,在秦墨的刀下,他的身体化为了齑粉,

“这小子,终于初步明白了什么是众生意,”葫中仙欣慰的看着秦墨,这里唯一不受影响的便是他,

秦墨实力暴涨,是因为葫中仙给他提供的秘法,让他短暂的进入了脱胎初境,

只是,连葫中仙也沒想到,秦墨居然能劈出这么惊艳的一刀,一刀劈死了一位换血巅峰的强者,

虽然这位换血巅峰处于被断了一臂的重伤状态,但这一刀还是足够的惊人,

望着那万丈沟壑,瘫软在地,而后笑了,闻雪愁终于死了,暂时解除了整个锤石部落的危机,

秦墨此刻很疲惫,连动手指的力气都沒有,原來这就是葫中仙所说的一点点虚弱感,原來是如此的难受,

锤石部落九成九的强者,在刚才那一刀下,直接晕死了过去,他们承受不了那股恐怖刀意,不过却并未受伤,只是昏迷而已,

唯一还清醒的就是都灵了,当然司徒宏和谢天问也同样如此,只是他们都身负重伤,

司徒宏最先反应过來,他來到了秦墨身边,也在同一时间,谢天问也同样來到了秦墨身边,盯着此刻瘫软的秦墨,面色很是古怪,

“都滚开,他是我的,”都灵闪身出现在秦墨身边,警惕的看着两人,像是在保护自己的玩偶,

谢天问眉头一皱,脑海里迅速判断这此刻的形势,最后他转身离开,朝着那些瘫倒的人群走去,

然后,他走到了星龙部落那几名千夫长面前,挥刀便朝他们的头斩了下去,不到片刻几名星龙部落的千夫长便被那把黑色的长刀吸成了粉末,谢天问苍白的脸色,这才红润了一些,

当他要寻其他强者下手时,一道冷冷的声音突然传來:“敢动他们任何一个,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这句威胁很无力,正是瘫倒在地的秦墨发出,而发出这声音后,秦墨直接昏死了过去,

谢天问望了秦墨一眼,脸上露出讽刺的笑容,但他最终沒有动锤石部落的强者,而是转身,朝黑石山脉而去,显然他去找古兽的麻烦去了,

待到他离去后,司徒宏盯着都灵,冷声道:“你若敢动他,我司徒宏发誓,将永生永世追杀你,”

“他是我的,”都灵沒有直接回答,只是重复着刚才的话,语气却更加坚定,

司徒宏沒有说话,找了一个舒服的地方,便开始盘坐养息,虽然秦墨身上有如此多惊世骇俗的秘密,让他都有一种杀人越货的冲动,但他最终还是忍下了那股冲动,闻雪愁的先例可是摆在眼前,

“师父,现在轮到徒儿來照顾您老人家了,您让我怎么说你好呢,怎么会使那么大的劲呢,为什么就不让徒儿我帮你呢,”都灵大大咧咧的将秦墨一把扛在了肩上,大步的朝一个还完好的石屋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叨絮道,“要是我帮你的话,你肯定就不会像这么难受了啊,哎,真是个可怜又不听话的糟心孩子,”

司徒宏微眯的眼睛挣了挣,望着都灵的背影,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而后突然破口大骂,道:“这命卖的真他奶奶的亏,”

十五日后,秦墨终于醒來,看着眼前的人,突然问道:“青薇呢,”

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昏睡了多久,但他却想起了最重要的一件事,回到锤石部落他从始至终,都沒有看到脑海里那道熟悉的青色影子,那个配着青剑的骄傲女人,

回來之前,秦墨曾无数次想着青薇知道一切后的表情,只是他发现青薇居然不在部落内,

此时,石屋内只有两人,一人是秦霖,正在石床边拧着毛巾,给他擦拭着身体,另外一人则是都灵,

她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坐在门槛上,望着部落外,不知道在想什么,秦墨醒來,似乎也沒能打乱她此刻的思绪,

“他寻那胡汉三去了,”秦霖无奈笑道

紫血圣皇  第一百三十八章,吾承载着众生……

,

“这个愚钝的傻女子,”秦墨不知该如何是好,胡汉三自然是他,只是在青薇心中,他不是胡汉三,

“是你骗她太深,”秦霖叹了口气,

那一战后,青薇离开了,她身负一个承诺,只是她并不知道,其实她早已完成了那个承诺,已经对那个父亲诉说了一切,而那个父亲也早已感觉到了身为父亲的骄傲,

同样,苏秦也已离开,那三月的锤石部落艰难,让他领略到只有变强,才能守护这个部落,所以他选择了踏上他的强者之路,

三大天才,只有秦洛留了下來,

“我睡了多久,”秦墨问道,

“十五日,”秦霖答道,

“部落如何了,”秦墨问,

“怕是要重建了,不过还好,天地石沒被你劈碎,”秦霖苦笑,这是秦墨见到秦霖笑的最多的一天,

秦墨起身,却发现浑身酸软无力,在秦霖的帮扶下,这才坐了下來,又问道:“闻雪愁死了,”

“死了,尸骨无存,”秦霖点头道,

秦墨终于放心了下來,便在此时,门口传來都灵的声音:“你不能进去,”

两人都望了过去,只见谢天问來了,只是被都灵挡在门口,不让进來,而谢天问似乎也沒准备强闯,只是朝石屋内打量了一眼,见到秦墨醒來,并未理会都灵,而问道:“废了吗,”

秦墨摇了摇头,他当然沒废,

“那就好,要真废了,我还得照顾你十年,”谢天问说完,转身又离去了,

“他是,”秦霖一直很警惕谢天问,尤其是在那日之后,虽然不知道后來发生了什么,但他觉得谢天问不是善茬,

“我的追随者,”秦墨直言,知道秦霖担忧,他补充道,“我与他定下了十年的约定,发下了圣皇誓言,”

秦霖这才放心了下來,而后偷偷的瞅了门口的都灵一眼,小声道:“这小姑娘不眠不休的守了你十五天,”

说完,秦霖将毛巾投在了木盆内,“我还有事,你好好休息,”

看着秦霖离去,秦墨有些不可思议,这倒不是平日里刻板的父亲居然会给他擦身,而是因为都灵居然会守他十五天,

秦霖一走,都灵单手把石门合上,而后身形一闪,來到了床前,嘴里叼着狗尾巴草,贼兮兮的笑道:“师父,徒儿照顾了你十五天,你是不是应该好好报答报答徒儿呢,”

听到这话,秦墨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腰间的储物囊,发现还在腰上别着,这才放心下來,

宣城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宣城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宣城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宣城牛皮癣
宣城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