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商途入仕中国高官选拔新态势

发布时间:2019-08-14 19:42:24

核心提示:卫留成、 、 、 、苏树林……国企高管由商从政,体现更多的是中国经济发展大战略的部署。

 一方面是干部结构多元化建设的需要,另一方面政府面临经济发展方面的挑战越来越多。而国企高管入仕则能弥补这一需求。懂市场、通经济、精管理的复合型人才正是中国政界所缺少的。 

 随着4月11日福建省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的结束,原中石化总经理苏树林被正式任命为福建省人民政府副省长、代理省长职务。 

 相比其 60后 的年龄优势,苏树林的原中石化总经理身份更令外界关注。 

 国企高管入仕,这个在2006年开始被归纳出来的词汇,表达的是中国高官选拔方式的一种改革。 

 2006年8月出台的《党政领导干部交流工作规定》明确规定:实行党政机关与国有企业、事业单位之间的干部交流,选调国有企业、事业单位领导人才到党政机关任职。 

 苏树林由商入仕的经历正是在这个背景下开始的。 

 2006年9月,时任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的他调任中共辽宁省委常委,同年10月兼任辽宁省委组织部长。但本已完成跨界调动的苏树林,因为2007年6月原中石化董事长陈同海案发被拘而临危受命,又调至中石化出任总经理、党组书记。 

 其由商入仕的第一次转型匆匆结束。 

 2011年4月,苏树林再次完成了从商界到政界的跨越,而且一跃成为福建省委副书记、代省长,主政一方。 

商而优则仕 

 苏树林的跨界调动并非先例。 

 早在《党政领导干部交流工作规定》出台前,中国高官的商政跨越即开始进行。 

 200 年,时任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兼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董事长、首席执行官的卫留成便一跃成为中共海南省委副书记、代省长,并很快转型为主政一地的省部级大员,直至现在的海南省委书记。 

 卫留成的转型,曾一度被外界热议为国企高管入仕的典范。 

 而在其之后的 ,同样以显赫的国企领导人身份进入政界。 

 2005年5月,时任东风汽车公司总经理的 被任命为中共湖北省委常委、武汉市委书记,并在短短几年时间后调任工业和信息产业部副部长,直至现在的工信部部长一职。 

 同苏树林相似的是, 也曾有过短暂的入仕经验。 

 199 年, 进入机械工业部汽车工业司任副司长,后任机械工业部副总工程师。至1997年,一直在汽车行业工作的他又回归 本职 ,进入东风汽车公司,开始了他对东风汽车公司的一系列大手笔运作。一番令业界眼花缭乱的重组之后, 于2004年被美国商业周刊评选为当年的 亚洲之星 ,而东风汽车则 成为中国乃至世界最主要的汽车公司 。 

 无论是卫留成还是苏树林、 ,都是多年在某一行业从事经济工作并做出显赫的成绩,均升任国企的领导职务后才开始了真正由商入仕的转型。 

  在注重经济发展的时期,选调有经济背景的国企领导从政,也是中央对官员任用的一种改革。 中央党校教授王贵秀认为,正是对一些国企领导入仕的成功尝试,才有了《党政领导干部交流工作规定》中对国有企业、事业单位领导人选调党政机关的明确规定。 

 也正是有了这个规定,2006年之后,国企高管入仕的现象开始增多。 

 2007年底,中国一汽集团总经理 调任中共 省委常委、 省副省长,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公司总经理陈肇雄担任湖南省副省长。 

 2008年6月,一直在电力行业工作的中国华能集团公司总经理 调任山西省委常委、副省长。其调任前的一系列数据显示了他在华能的成绩:2007年,华能集团资产总额 698亿元,销售收入1155亿元,利润总额10 亿元,几项指标均居五大电力央企之首。 

背负 特殊使命  

  国企领导调任地方主政,并不仅仅是他们做出了显著的成绩。他们履新一地,都带有中央的使命,都是与中央施行的政策有关。 王贵秀分析说。 

 实际上,每位国企领导的入仕,都会成为专家们的分析焦点。 

 就在苏树林赴任福建之前,这项任命就被猜测为与福建石油和化工行业将在 十二五 期间建设湄州湾、漳州古雷、福清江阴、宁德溪南半岛等四大基地有关。 

 中国社科院区域经济学家则认为,苏树林 空降 福建,中央考虑的还是苏树林擅长的工业管理经验,推动福建尽快改变工业发展相对滞后的局面,目的是将福建打造成容纳台湾更多产业转移的经济大省。 

 种种猜测也得到中组部部务委员兼干部二局局长潘立刚以及福建省委书记 的印证。潘立刚称苏树林 熟悉现代企业管理和经营工作 , 开拓创新精神强,有比较强的组织领导能力 。福建省委书记 则盛赞苏树林 在推进中国石化战略性结构调整、科技创新、资源优化和节能减排、国际化经营、做大做强企业等方面都作出了重要贡献 。 

 同样,在 赴任山西的消息传出时,外界首先想到的就是电煤紧张的局势。 

 中国电监会当时的数据显示,京津唐等地电煤库存已低于警戒线。而同时期,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数据透露出,五大电力集团中,除了华能集团外,其他四家共计亏损27亿元人民币。 

 于是,华能集团的掌舵人 履新山西这个煤炭大省的任命就引起专家的分析:加快中小煤矿恢复生产的验收工作;在奥运会期间保证不出现重大的安全事故;为电力企业并购地方煤炭企业进行战略协调,使电力企业能够直接并购地方煤炭企业,从而减低发电成本;整合山西电力企业,就地发电,缓解全国用电紧张,使输煤输电并重成为可能。 

 与苏树林和 相比, 以武汉市委书记的身份跨入政界,得益于其在东风重组中的一系列成就。2004年8月,在中央企业负责人会议上,时任国务院国资委主任的李荣融曾公开表示,东风与日产的合作重组是国企改革 一个很好的典型 。而湖北省委省政府也对 的工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在当时 中部塌陷 的形势下, 对东风的重组无疑给武汉这个老工业基地注入了活力。于是,在国家 中部崛起 战略的大背景下, 走马上任武汉市委书记。 

  他们(入仕的国企领导人)走的每一步,都是中央根据经济发展大战略的慎重考虑。 中央党校哲学与战略学教授段培君分析说。 

 许多由商入仕的高官主政一地后,一般都会在其原属行业内为地方经济引进大规模项目。2004年4月, 从中国铝业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兼中铝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的任上调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同年6月, 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常务副主席。而其到任后,先后促成了华银铝业一期、平果氧化铝三期两大工程的落地。 

 而苏树林也将在福建打造石化大省的战略中发挥作用。 

理念更重要 

 无论是何种猜测,苏树林、 、 等都因为其经济背景被寄予厚望。 

  一方面是干部结构多元化建设的需要,另一方面政府面临经济发展方面的挑战越来越多。而国企高管入仕则能弥补这一需求。懂市场、通经济、精管理的复合型人才正是中国政界所缺少的。 王贵秀认为,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中,一批深谙经济和市场规律的官员将有助于政府创新社会管理模式。 

 他认为,中国政府正在向服务型政府发展,需要解决的是如何转变以往的计划管理思维,如何用企业服务理念去管理社会。 这种理念在国企高管身上体现的尤其明显。

 正如潘立刚对苏树林的介绍, 熟悉现代企业管理和经营工作。  

 同样,中央及湖北省委对 调任武汉市委书记的考虑,也离不开他在老工业振兴上的思路和魄力。 

 中央党校哲学与战略学教授段培君亦认同国企高管在现代管理理念上的优势。 都说这些国企入仕是 商而优则仕 ,我不这么认为,经济发展能力只是中央任用他们所考虑的要素之一。  

 他分析说,政府从过去对资源的计划管理转变到为企业服务、为经济建设服务,而企业家出身的政府官员,往往对这个问题有比较深的认识和体会,能够做到换位思考。 但有一点非常重要,国企高管必须转变心态,要放弃纯经济思维模式。经济手段必须辅助政府的社会管理职能。  

 已经完成转型的海南省委书记卫留成则用更为直接的方式表达了对国企背景领导入仕的赞同:2005年1月,海南省中国旅行社党委书记、总经理董宪曾出任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委书记;2007年6月,海南省发展控股有限公司总经理、海南省港航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磊出任海口市副市长;2007年7月,被媒体称为 老石油人 的原中国石化海南炼油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李国梁出任海南省省长助理,随后当选海南省副省长;2008年9月,海南博鳌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总经理倪强被任命为海南洋浦经济开发区工委副书记、管理局局长;而最近的2011年 月,海南省旅游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张华出任儋州市副市长。 

多元化 入仕 

 国企高管入仕,获得赞誉的同时也引起一些非议。国企,更被称为 官员的孵化器 。 

 但实际情况是,国企高管跨界成为省部级干部的影响遮掩了许多党政干部进入国企任职的现象。细数省属国企高管的履历,大部分人都有过地方主政的痕迹,而央企高管中更不乏来自各大部委或各省 封疆大吏 的背景。 

  国企高管行政级别的设定,无疑在国企管理者和党政干部之间划出了一个互相流动的自由带。 王贵秀向记者分析, 这确实便于从国有企事业单位中选拔优秀人才,但也会给某些 庸官 庸管 留下 后门 。  

 在争议中,国企高管去行政化无疑成为焦点。 

  重点是要在干部选拔体制上进行改革,范围不限于国企。我以前就提出过这个问题,中国的党政干部选拔要多元化,甄选拥有各种专业背景的优秀人才进入不同的党政机关担任要职。 王贵秀告诉记者。 

 段培君教授认为,人才的专业化与互补流动是必要的、有益的。 国外也有类似现象,但没有人会提出异议,因为这只是一种需要。中国的干部流动机制也要囊括不同领域,让党政干部结构呈现多元化。  

 他告诉记者,社会发展阶段中,遇到的新挑战越来越多,党政机关也已经不仅仅局限于计划管理,政府的管理职能也需要不断与社会新阶段接轨,官员的结构更需要体现中国社会发展战略目标的全面性。 不仅是国企高管入仕,还需要有一批教育家和科学家等专业人才出任地方党政要职。  

  但无论是国企高管还是高校领导等等,跨界从政不可能也不应该是大范围的。毕竟擅长抓企业又适合管理政府的两栖、多栖人才不多。国企高管入仕,必须要按需求、按能力去安排。 段培君对近年来频现的国企高管入仕现象提出自己的观点。 

  除了跨界选拔,更需要加强培养出大批复合型领导干部。 王贵秀透露,2007年1月,中央又在大连建立了中国高级经理学院,成为中国6大高级干部学校之一,这也是中国第一个专门培训国企、金融行业高管的干校,直属中央组织部。 这是中央考虑国企高管入仕的准备。  

 而事实上,王贵秀教授认为的培养复合型领导干部以调整干部结构多元化的思路已经从中央到地方实施。 

 2010年 月底开始,由中央组织部会同中央直属机关工委、中央国家机关工委开展的中央和国家机关司局级干部自主选学试点工作正式启动,15家试点单位的2000多名司局级干部参与。 

 2010年10月18日,广东省也提出了加强干部新时期培训的要求,在全国率先出版经济转型干部培训系列教材《广东省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干部培训系列读本》。 

  目前的干部跨界选拔尚局限在国有企事业单位,希望这种机制能得到进一步完善和发展,在某些行业去行政化的过程中依然能从不同领域中选拔优秀人才进入党政领导序列。 王贵秀说。

哪种隆鼻效果好
云南专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