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流年】谋杀(小说)_a

发布时间:2020-01-16 13:16:18

那时候,我二十五岁,刚大学毕业。开始我满怀信心——我想,我一个堂堂正正的本科生,不信回到这个巴掌大的小城,找不到一个堂而皇之的工作?我雄心壮志地去报考公务员,又气势磅礴地去应聘国企,可没想到我结果都一败涂地了。后来,我没有勇气再去报考和应聘了。我对老爸说:我不考了!永远也不考了!老爸见我如此坚定,也没有责怪我,还笑笑说:怎么?儿子,你真不想考了啊?哦,如果你真不想考了,那就干脆算了吧!老马那儿子不是也没有考上吗?人家还是个研究生呢!老爸又说:不过,老爸和老妈不可能养你一辈子吧?你总得找个活干吧?要不,你跟老爸做烧 。

我忘记交待了,老爸是开烧鸡店的。

我哪能跟老爸去做烧鸡呢?每天要和臭哄哄的鸡们打交道,还要受油火熏燎之罪,我堂堂正正一个本科生,岂能放下架子?

老爸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

老爸说:不想跟我做烧鸡,也好,我为你找一个体面的工作吧。

我终于有了一个体面的工作,就是给老板当司机。

那天,老爸带我去见老板。

老板叫周明,四十五六岁,高高的个子,方方的脸膛,浓眉大眼,长得挺帅气的。周明经营着一座风景秀美的山,叫云蒙山。云蒙山旅游景区,原是一个国营林场。全国都在大搞旅游开发时,市也抢抓了机遇,投资了好几个亿,把这座山开发成了一个旅游景区。建有宏伟的山门、停车场、索道、五星级宾馆、漂流、娱乐园、黑森林浴场等等。可是,林场那帮小子,叫他们挖个树坑,种棵树苗,管个盗猎的还行,叫他们经营旅游业,却被他们搞得一团遭,竟然年年亏损,弄得市很头疼。市为了甩掉这个亏损的包袱,就租赁给周明经营。周明第一年就挣了几百万,也有了一个堂而皇之的头衔——云蒙山旅游管理区董事长兼总经理。

周明居高临下,就坐那张硕大无比的老板椅上,叼着一根又粗又长的雪茄烟,眯缝着一对笑眯眯的眼,像考官一样瞅着我说:小子,你知道给老板当司机说明什么呢?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

周明又咯咯咯地笑了一阵子,说:傻小子,给老板当司机,就意味着给老板当儿子,你这会知道了吧!啊?

我这会儿终于知道了。

我和老爸从周明的办公室走出来,我又知道了,周明还是老爸当年的工友。

周明九岁没娘。十七岁那年,他爸提前退休,让他接了班。那时候化肥厂还没垮台,老爸和周明都在一个车间当造气工,还住一间屋子。周明是学徒工,月工资才二十块钱。他每月发了工资,要交给他爸十五元,供两个妹妹上学,剩下五元当生活费。老爸是二级工,月工资三十六元五角正。老爸的生活费每月十五元,是周明的三倍。当时伙房卖的菠菜煮豆腐是五分钱一盘,周明买不起,天天啃咸菜疙瘩。老爸的爷爷和奶奶都是工作人员,家境比周明好多了,老爸没少帮助他。老爸每次回家拿来咸鱼、咸鸭蛋什么的,都分给周明一点。周明很感激老爸,还流过眼泪对老爸说:操!有一天我周明发达了,一定不忘你老哥对我的恩情!

老爸说:儿子,这会儿你明白了吧?如果没你老爸和周明的这层关系,他认识你是个老几呢?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你跟着老板,你要好好干啊!

翌日早上,我来上班了。

我来得很早。也许是山上雾大的原因,我爬到山上后,天还是黑茫茫的。但我心想,我给老板当司机,不同一般的职工,因为我是在老板身边的人,所以,我必须来得早点,表现得勤快点,给老板留下一个好印象。

我来到周明的办公室,看到周明比我起得更早。

这座办公室外边有一个大阳台,阳台正对着后山的那一片浓密的森林,浓雾从森林里滚出来,在阳台上弥漫着。周明穿着一身雪白宽松的运动服,裹在浓雾里,正站在阳台上打太极拳。

门虽然没关,我还是轻轻地敲了一下门。

周明听见敲门声,转过身,瞅见是我,说:铁蛋,进来吧。

我进了屋。

周明继续打着拳,说:坐下吧。

我坐下后,周明又打了一会儿太极拳,才收了手,进了屋。

我马上站起来说:老板,我今天干什么呢?

周明擦着脸上的汗,好像还没有想起要安排我做什么,他想了一下,忽然,从桌子上抓起一串车钥匙扔给我说:哦,对了,你今天上午去给我接个人吧。

我说:上哪接人?

周明已擦完了汗,把毛巾扔在了桌上,然后从纸夹里翻出了一个名片,递给我说:你去找名片上的这个人,告诉她,你是云蒙山景区的,是我叫你来的,她一听就知道了。

名片上写着:“迷迷你按摩屋”总经理兰花花女士。

我说:好,老板,我去了。

周明说:去吧。

我开着老板的奔驰S级,驶出了云蒙山景区……

驶出景区后,天空忽然变得开朗亮堂了。正值阳春三月,宽阔的大道两旁新绿的柳枝在微风中摇曳着。

进入了云蒙山市的闹市区,来到一幢粉红色的三层小楼前,我把车停下了。眼前这座小楼就是“迷迷你按摩屋”。

这地方,我第一次来。

走进那扇自动的玻璃旋转门,大厅里的沙发上坐着四五个染着红头发黄头发绿头发的 。见我进来,有的站了起来,有的还坐着。可是,她们一个个都瞪着像饿狼似的眼睛瞅着我。

我径直走到吧台前。吧台上那位 ,有二十五六岁,一头红头发。我对她说:是周明老板叫我来的。

她打量着我说:你是周老板的司机?

我说:怎么,不像?

她笑笑说:哟,实在对不起,我不知道周老板又换司机了。周老板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过来了。

我说:你给我找一下名片上这个人吧!

她接过名片,看了一眼,笑笑说:我就是。

我楞了一下。

她又笑笑说:有什么事,你尽管吩咐。

我说:那好,兰花花经理,我们老板说,给他找一个按摩 。

她说:我去把 叫来。

不一会儿,她领来一个 ,说:这位 叫秀子。

我打量了一眼秀子 ,长得还挺漂亮。

秀子 也朝我笑笑。

我说:秀子 ,跟我走吧。

我带着秀子 走出门,兰花花女士又追了出来。

我说:你还有事吗?

她说:我还忘记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我说:叫铁蛋。

她忽然笑了,说:铁蛋,你在这个本子上签个字。

我接过本子,有些犹豫,是签字?还是不签字?

她说:你签字吧,没关系,这是记账本,你们单位都是签名记账的,以后,我好拿着这个本子往你老板要钱。

我就签上了我的名字。

这天晚上,我才知道,周明要在云蒙山旅游景区设宴招待两位重要人物。这两位重要人物,一个是云蒙山市的王副市长,一个是云蒙山市旅游管理局的马局长。

云蒙山旅游景区有五星级大酒店。

差十分不到七点,王副市长和马局长来了。

周明和办公室主任刘莉莉早就等在哪儿。

我和秀子 也应邀出席了。当然,我和秀子 是搞服务的,负责倒茶倒酒,真正的主角是我们老板周明和刘莉莉。

刘莉莉是一个美人,二十五六岁。准确一点说,她是周明的情妇。

云蒙山旅游景区现在转给周明租赁经营,公司亏损和盈利,都与无关了。不过,云蒙山景区是市的财政支柱,市财政每年要向周明收取租赁承包费,所以,周明与之间,还有着一条扯不断的纽带。

王副市长和马局长落座后,服务员就端上酒菜,大家就喝了起来。

我和秀子 坐在下边,给他们倒酒。

喝了一会儿酒,周明说:王市长,请秀子 为大家唱一首歌,好吗?

王副市长忙笑着朝秀子 说:来来!秀子 ,为我们唱一支歌吧!

秀子 拿起了麦克风,说:王市长,你喜欢听什么歌?

王副市长说:什么歌都听。

秀子 说:邓丽君的?

王副市长说:喜欢听。

秀子 可能经过专业培训,歌唱得非常好。她刚唱了没几句,王副市长和马局长就带头鼓起了掌声。

秀子 唱完了歌,周明又说:我们欢迎王市长和秀子 一块唱首歌吧?

王副市长忙摆摆手说:不行!不行!我不会唱歌,不唱了。老公鸭嗓子,没准一唱,就把秀子 吓跑了。

周明说:王市长,唱首歌吧,光喝酒没啥意思,还是热闹热闹好嘛。

马局长也说:王市长,你就别谦虚了,谁不知道你的歌唱得好,舞也跳得好。

王副市长说:那好吧,我今天就露一次丑吧。

王副市长问秀子 :唱什么歌?

秀子 说:领导唱什么歌,我唱什么歌。

王副市长拿手指朝秀子 的鼻子一点说:你这个小姑娘,还挺圆滑啊,是周老板教你的吧。

秀子 嘿嘿地笑。

王副市长说:流行歌我不会唱,我就会唱老歌。

秀子 说:就唱老歌吧。

王副市长说:唱黄梅戏行吗?

秀子 说:行,唱哪一段呢?

王副市长想了想说:唱董勇和七仙女唱的那一段,夫妻双双把家回吧。

马局长喊道:这一段最精彩,王市长,你一定要发挥好,唱出真情实感来啊!

王副市长瞪了马局长一眼,说:你尽扯蛋呀!

秀子 递给王副市长一个麦克风,悄悄地把身体靠近王副市长。

等王副市长和秀子 唱完了歌,等在一旁的周明和马局长,连忙把两束鲜花献给王副市长和秀子 。

王副市长捧着献花说:老了,嗓子不行了,都转不过弯了!

王副市长打算回桌子上,刘莉莉走了过去,拉住了王副市长的胳膊说:你和秀子 唱完了歌,还没有陪我呀,你陪我跳一支舞吧。

王副市长又笑说:好好,你们这些女孩子,真拿你们没办法。

跳舞的时候,刘莉莉有意把高高的胸脯贴在王副市长的胸膛上。王副市长一次次碰撞着那两个富有弹性的小礼物,心里已经燃烧起炽烈的大火,他不由自主地把刘莉莉使劲地搂在了怀抱里。

王副市长额头上冒出汗津了。

刘莉莉说:王市长,你歇一会儿吧

王副市长说:刘主任,你的舞跳得真好哇!

刘莉莉说:不如王市长跳得好。

周明陪王副市长和马局长喝完了酒,又一起来到了客房。

周明说:王市长,今天正好是周末,你难得清闲一天,我们有一点小心意,想请你留一晚上,在这荒山野岭里感受一下野宿的生活,听听狼叫,呼吸一下大森林里的新鲜空气,再叫刘莉莉主任陪你跳一会儿舞,睡觉的时候,再叫秀子 给你按摩一下。

刘莉莉说:王市长,你的探戈跳得真好,今晚上跟你学两手。

马局长说:王市长,今晚就留下吧,你老在机关工作,也得下来贴近一下百姓生活嘛。

王副市长说:好吧,客随主便了。

周明和马局长走进洗手间,马局长笑笑说:周老板,租赁费那事,你不用管了,我已经对王副市长说了,不会叫你多交的。

周明在云蒙山旅游景区建了一幢豪华的小别墅,仿照俄罗斯风格的,是专门为刘莉莉建造的。

刘莉莉是沈阳人,毕业于北京的一所名牌大学,学的是对外贸易。毕业后,她在哈尔滨一家经贸公司工作不久,就与本市一所大学的一个比她大二十多岁的教授结了婚。教授是离异的,但他在当地有很高的地位,因为他不仅是教授,还是一个很知名的作家。可是,两人结婚不到一年,因为感情不合,又离婚了。

那一次,周明跑到哈尔滨参加了一个业务洽谈会,刘莉莉在洽谈会上做攻关 ,周明在洽谈会上为云蒙山景区订购了一套外国进口的索道设备,认识了刘莉莉。他和刘莉莉在咖啡厅里喝了两次咖啡,两人就一见钟情了。

周明说:刘莉莉 ,跟着我干吧,我给你的薪酬,保险比你老板给的多。

刘莉莉说:好啊,我老觉得钱不够花,正想攀个款爷哩,我就跟定你了。

打那以后,刘莉莉就成为了周明的办公室主任兼情人。

有一天早上,周明的糟糠之妻张小蔓和她的大儿子周子国,突然来到了云蒙山景区,他们来找周明。

周子国闯进周明的办公室,朝员工吼道:快把你们老板叫回来!老子要找他!

当时,周明正带着刘莉莉和马局长扛着双筒猎枪,上山打野兔子去了。山上有一个人工建造的围猎场,那些野兔子是云蒙山景区放养的。

员工们都吓得不敢吭声。

天快黑的时候,周明下山了。

周明的枪筒上挂着两只野兔子,刘莉莉挽着马局长的胳膊,三个人有说有笑,一副满载着收获、喜悦而归的样子。

周明一走进办公室,周子国就把他拦住了。

周子国一米九的个子,长得魁梧,像一头壮牛。他一伸胳膊,骨节咯咯地响,一块块肌肉像小山包似的隆起来。

周子国的拳头不停地在周明的眼前晃动着。

周明的脸色就黄了。

周明说:儿子,你这是干啥?咱亲爷俩用得着这样耍横吗?这要是叫外边的员工们看见了,多不好看啊。

周子国说:你还怕员工们看见吗?

周明说:儿子,好歹我还是董事长兼总经理啊,总得给我一点面子吧?你有什么话,咱们和风细雨地说,什么事不好商量啊。要是缺钱花了,我通知财务上,给你写一张支票,给你十万,够吧?

共 21709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谋杀》之所以为谋杀,是因为事先设下杀人的计划,而后实行杀人的事。此篇小说的主人公“我”是一场谋杀的旁观者,亦或者是参与者。“我”大本毕业,却在巴掌大的小城寻不到一席之地,只得借老爸的关系,暂居老总周明司机一职。说是司机,却像儿子一样被人指使。说是被指使,实则也在不经意间,洞悉周明的一切。周明创业的艰难,糟糠之妻,不争气的儿子,还有他的上通下达无所不能至的关系网,尤其他的情妇莉莉,更是时刻冲击“我”的价值观。身为司机,身不由己。看正房与小三大战,貌似小三是没有胜算都输家。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周明勾结莉莉对亲生儿子下了狠手。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暗杀,若儿子死亡,一切都不露痕迹。但儿子却撑过了鬼门关,奇迹一般地活过来。只是失去了原有的强壮,变成了四肢无力的残疾人。周明的糟糠之妻并未说明真相,而是想全身而退,保全儿子,保全亲情。但周明却不领情。他将小三扶正,向全世界昭示他的胜利。正在这时,儿子将弄硫酸泼向他,毁灭的不仅仅是周明的容颜,还有自己,乃至一个家。这时,无人去寻暗杀的真相,但每一个参与者,都在真真实实地接受者惩罚。小说的结构缜密,暗杀是意味多重,诠释得均很到位。借呈现社会灰暗面,警示大家珍惜拥有。否则,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谁谁都是自作聪明,作茧自缚,自欺欺人而已。【编辑:平淡是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091512】

1 楼 文友: 2016-09-14 16:0 :5 环环相扣的情节,触及人性的书写,读过,受益匪浅。

感谢您支持流年,祝福创作愉快!

2 楼 文友: 2016-09-18 09:02:28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儿童咳嗽常吃的止咳药
祛风通络吃什么好
治疗动脉粥样硬化的药通心络怎么样
中年人消肿止痛能外敷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