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文圣天下 第六百三十五章 论文大会

发布时间:2020-01-18 09:20:34

文圣天下 第六百三十五章 论文大会

旬尘身无位,要随着众人从光明圣庙赶过来,自然是有些吃力的,虽然有唐吉带着他,但仍旧把他累得直喘气。

或许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导致他体内的血气上涌,把一张脸涨得通红。

苏没有多想,因为在光明圣庙一役中,于旬尘的身边有唐吉庇护,所以不论是他,还是禹墨沐夕,都逃过了衣威泊的璀璨。

只是此时听到他的建议,苏还是忍不住轻挑眉梢。

召开论大会?

粗略听起来,此举似乎与今日神书的毁灭没有半diǎn关系,但若是仔细琢磨,却发现旬尘的这个建议大有深意。

帝师面带思之色,缓缓开口道:“神书被毁,是关乎天下苍生的大事,但究其根本,还是关乎天下人的事,而论大会,正是普天之下人最大的盛会,借此来稳定人心,倒不失为一个办法。”

陆羽却有些疑虑:“哼,説得简单!如今正值魔族大军重临之日,我人族更在今夜遭受重创,两族大战!神书一毁,道一途也已经走向了末世,还召开什么狗屁大会!”

对此,旬尘只是微微一笑:“陆圣此言差矣,从表面上看起来,论大会是给了各国人一个交流道修习经验的机会,但实际上,今年的论大会,我们大可以做些改变。”

“怎么改变?”

“将论大会变成誓师大会!”

闻言,陆羽瞳孔微缩,沉声道:“誓师?”

“不错!”旬尘一副胸有成竹的样,解释道:“神书被毁,这样的消息一旦传出去,一定会造成天下间所有人的大规模恐慌。而我们要做的,便是将这种恐慌化作愤怒!”

“对魔族人的愤怒!”

苏眼前一亮,开口道:“你的意思。是正式向魔族人宣战吗?”

旬尘diǎndiǎn头:“如今看来,这场仗迟早都是要打的。既然要打,自然要趁着我族还有一口气的时候打,否则一旦所有的人都,便更加没有机会了!”

场间顿时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中。

不论是苏,还是众圣,都在考虑旬尘这个建议的可行性。

他们非常清楚,旬尘至少有一diǎn説得很对,今夜魔族人虽然对人类道做出了毁灭性的打击。但道的力量规则仍在!

他们胸中才气仍在!

只要这最后一口气没有用尽,便能一战!

从某种角上来説,此番魔族人对圣宫的夜袭,反而促进了众圣的决心,让全人类变得更加团结,而且将未来关乎两族命运的战争提前摆在了每个人的面前。

既然要打,那么就越快越好!

这便是旬尘作为当代人族军师给出的建议。

片刻之后,陆羽的眼中重新迸发出了灿烂的光辉,他轻轻拂了拂油渍斑驳的衣袍,笑道:“那就打!”

帝师则更加果断地説道:“好!那边拟定下个月召开论大会。还烦请诸位务必把此消息传遍各国的耳中,地diǎn便定在……”

苏沉声道:“便定在圣宫!”

旬尘含笑垂首:“如此甚好。”

至此,论大会的大方向已经确定了。但还有很多具体的细节需要商讨。

比如在这一个月之内圣宫的重建工作,还有今夜圣城圣宫的死伤者需要安抚,最后最重要的,便是尽可能地隐瞒神书被毁的消息,否则人间将会再次大乱。

如今的人类,已经没有资本燃起第二次内战的战火了。

苏最终选择了留在圣宫,并没有跟随陆羽返回卫国,唐吉也留下了,倒是沐夕向苏告了别。毕竟她是李家未来的掌舵人。

在这个特殊时期,她的族人需要她给予他们信心。

对此。苏并没有挽留,两人一月后在圣宫再见。

最让苏头疼的。是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渔歌。

今夜渔歌并没有跟随众人来到阿房宫,而是与流火,还有xiǎo丫头留在了光明圣庙中,不过渔歌倒也算是给足了苏面,并没有趁他不在的时候偷偷把苏雨带回南疆。

当然,以如今苏雨火凤血脉彻底觉醒之后的实力,她如果不愿意走,恐怕渔歌和流火也没有办法用强。

苏想着,让他们兄妹二人多建立些感情也好,便暂时没有去光明圣庙打搅他们。

除此之外,在苏的心里面其实还惦记着自己与唐婉儿的婚约,这也是一笔糊涂账,之前旬尘説他有办法解决,但当苏询问的时候,旬尘却是满脸苦笑。

“今夜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而且在加冕礼的时候你没来,我还以为你逃走了,自然就没有贸然行动,不过你放心吧,等局势稳定下来,我会想办法的。”

得到了旬尘这个算不得承诺的承诺,苏也只能先行按下此事,不过接下来旬尘的一番话,却是令苏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刚才在众圣的面前,有些话我没説,现在我想单独问问你,届时在论大会上,你愿不愿意把人类道最后的希望贡献出来?”

苏知道旬尘指的是什么,也知道在天下大义的面前,他其实也没什么选择,所以他最后还是diǎn了diǎn头。

“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会的。”

至此,旬尘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然后笑着道:“这样就最好了。”

与旬尘告别之后,苏根本来不及歇一口气,便加入了张仲景的救援队伍,毕竟他身怀药位,在救助伤患的时候,能够帮不少忙。

等苏忙完第一批重伤患者的治疗后,天已经亮了,他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回到临时搭建的住所,却发现宁青冰一直在等着自己。

他回想起之前张仲景的交代,不禁面带歉然地走上前,笑道:“怎么还不睡?”

宁青冰笑着摇摇头:“我不困,可惜我不会医术,也没什么力气,所以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当一个闲人。”

苏握着宁青冰的手,柔声道:“你的伤还没好,本来就应该多休息,等过两天你身体好一些了,我带你去周围逛一逛,説起来,上次来参加联考的时候,我也没好好看看这附近的风景呢。”

宁青冰将头轻轻靠在苏的肩膀上,説道:“有你在就可以了,去什么地方不重要的。”

她越是这么説,苏便觉得心里面越愧疚。

若要真的论起来,其实他给予宁青冰的陪伴是最少的,但她对他的情意,却可感天地。

爱情,真的不是一件公平的事情。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苏突然听到了宁青冰的一个请求。

“我想,为你跳支舞,你帮我伴曲好不好?”

==================================

ps:感谢‘衣亦’588打赏。未完待续

攀钢西昌医院
双鸭山市中医院怎么样
东莞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济宁治疗牛皮癣价格
新疆牛皮癣医院哪家治疗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